你的相機包 No.14 / Chih-Ta Chen 陳峙達

這次的相機包分享來自陳峙達台灣出生的攝影師。曾獲東京日本EPSON影像創作大賞入選賞。我在看他的作品時感覺作品中帶有很濃的情緒。這位攝影師很年輕,但拍出來的東西卻有種濃厚復古感。

Chih-Ta Chen 陳峙達

1986年台灣出生,2008年作品「in the eyes」獲東京日本EPSON影像創作大賞入選賞。

相機包裡的內容

Profoto B2 棚燈

Leica M4 Black Paint original

Leica 35/2 asph

Sony A7II

Sony 35/2.8

Sony 55/1.8

unnamed


 

想要分享相機包的朋友請隨將以下資訊寄到  yourcamerabag@gmail.com

  1. 您的姓名/暱稱
  2. 自我介紹及敘述,任何你想讓其他人更了解你的資訊
  3. 器材照片,高像素。不限制只有相機跟包包,包括拍攝時所有會帶的東西,或也許只有一台相機沒有相機包,像我會帶耳機,筆記本等
  4. 器材文字列表
  5. 個人作品或社群網站鏈結

請儘量發揮創意將你的分享凸顯個性及喜好。非常期待大家的分享!

你在乎自己的作品嗎?

這個問題我想很多喜歡街頭攝影的朋友都被問過吧?周圍的人看著你拍的照片,說不上什麼描述或是見解,也許只會說「很有感覺」。當別人這麼說的時候你的反應會是什麼?呵呵兩聲就帶過去?還是會試著告訴他們你拍攝的原因?跟為什麼拍了這張照片?攝影有一個很有趣的循環,通常街頭攝影開始是為了自己喜歡,剛開始拍出不錯的照片會很有成就感,拍一陣子之後要求會變高,甚至看著過去的作品會覺得很尷尬。有了社群網站之後會想要把照片上傳分享,漸漸的成就感變成來自別人。

幾年前成立了一個「街頭攝影」臉書社團,成立的宗旨是因著想讓喜歡街頭攝影的朋友來分享自己的作品,以及喜歡但不知怎麼著手拍攝的朋友來看看大家都拍些什麼。也因為目的是這樣,所以上傳照片的門檻不高,只要有基本的街頭攝影風格,管理員就會讓照片露出(當然如果拍的是小貓小狗沙龍照或是純風景照,或甚至後製過度,那麼照片就不會被公佈),在社團裡偶爾會看到一些真的很棒的作品,但大多數的作品都是用滑鼠順手滑過。裡面很多照片讓我感覺都是拍攝者上傳完就離開了,不主動發問或討論,也沒回來關心過自己的照片,感覺就像是上傳完就等著看有沒有人按讚。作品有沒有用心,觀眾感覺得到。在社團裡我有寫過希望大家精挑細選再將自己的作品分享出來,而不是拍幾張上傳幾張。因為你分享的作品將定義你的風格。網路上有很多把關非常嚴格的街頭攝影社團,裡面的作品都是精挑細選才被公佈的,也許有1000個人上傳,但被公佈的可能只有一張。

剛開始拍時我也會急著分享,但後來我都會讓照片放個幾週甚至幾個月再回頭看要不要分享。我覺得這也是數位時代的副作用,大家不太珍惜每次按快門的瞬間,包括我自己有時也會這樣,用數位相機不會想太多,先按了再說,但在使用底片機拍攝時,觀察是透過肉眼,而不是透過觀景窗,等眼睛確定了才舉起相機拍攝。街頭攝影不會舉起相機才開始調整光圈快門焦距,通常相機到眼前就要直接按快門了。數位相機能為我們做得太多了,人們開始習慣用觀景窗構圖,但真正街頭攝影的構圖需要透過肉眼,相機只是負責捕捉畫面。若真正在乎自己的作品,就不會輕易地分享,但每一次的分享一定都是最滿意的。希望大家在分享作品潛能反覆觀察,沈澱,讓自己每次出手分享的作品,都有一定的份量。共勉之。

 

L1001735 copy

(寶藏巖, 台北 2015)

街頭攝影師訪談 / AJ Tsai, 台灣

很久沒介紹台灣的街頭攝影師了。過去都是看歐美那邊的街頭攝影作品,但最近發現台灣越來越多優秀的街頭攝影師。今天要介紹的是來自台中的AJ Tsai。約四年前開始街頭攝影。我很喜歡他的風格,濃郁的色彩跟豐富的層次,從他的作品中不難看出,他說自己受來自中國的劉濤(之前有訪問過)及馬格蘭資深攝影師 Alex Webb的影響很深。下面就來看看他訪談及精彩的作品吧。

 

森爸: 請介紹一下你自己,成長背景,學習攝影的過程等等。

AJ: 我想先說一下,AJ是我中文名的音譯字首,沒有特別的意涵。我出生屏東,在高雄求學,現在在台中一間私人公司當業務。從小到大,和攝影這件事完全搆不上邊,甚至不喜歡拍照。人生的第一台相機是三、四年前一個人來台中後買的,因為只有一個人,所以有了時間發展一些興趣,而這些興趣也必須是一個人就能完成的才行,於是攝影和寫作這兩項很個人的興趣才能延續至今。也因為接觸了街頭攝影,我認識了一些人,我們組成了「From photography」社團,相互批評又彼此偷偷學習對方,大家可以在FB搜尋到這個社團。

 

森爸: 為什麼叫「From Photography」呢?有什麼特別的意思嗎?

AJ: 「From 」 這是一個無法單獨解釋的字眼,以它作為這個攝影社團的名稱,無疑是抽象的。這也如一幅攝影作品,觀者雙眼所觸及的未必就是攝影人按下快門時心中所想的〝具體〞。然而這個〝具體〞也並非處在伸手不見五指的斷黑之中,那條探索的路徑,就來自每個攝影人觀看事物的角度與看法。

 

AJ Tsai

20150308-DSC05806

 

 

森爸: 你在哪裡學的攝影?自學還是有過專業訓練?

AJ: 如果有更多的時間和金錢,我會去學習攝影,也會學習寫作,我說的是很正式的那一種,但我沒有。就攝影這件事來說,google就是我的老師,所以我現在還是覺得學得不精,不過我也不急,有些事似乎就是這樣,你唸完企業管理不會馬上變成一位總經理;你學了很多攝影專業也不會變成很厲害的人,因為還有一個因素就是閱歷,我還在累積當中。

 

森爸: 攝影有很多風格,為什麼選擇街頭攝影?

AJ: 街頭攝影太有趣了!我在一個場合,觀察每秒都不同的人事物,觀察環境與人物的互動關係,有時甚至聽見人們正在談論的話題,當人們對我有疑問時,我對他們點頭致意,甚至講上兩句話,更有些時候我被怒目相向,被言語恐嚇,這些都值得讓我去選擇街頭攝影這件事,其他類型的攝影不知道有沒有這些不可掌握之事……另外,我覺得街頭攝影在紀實之外還能在作品裡多一些表現自己的可能,這點很酷。一些我認識的同好並不喜歡自己的作品被歸類為某種類型,但我非常樂意就被歸類在街頭攝影。

 

 

20150830-DSC01252

20150830-DSC01320

 

森爸: 街頭攝影對你的意義?

AJ: 講意義太深遠宏大,但這的確是我接觸外界的好方法,一開始只是想在寫作之餘讓自己有個藉口出門走走,但現在這個原因也消失了……我想想……真的沒有意義,你不能問一個有毒癮的人吸毒究竟對他有何意義吧?最重要的是有沒有〝創造性的觀看〞,這句話是前幾天在街頭攝影前輩陳尚平大哥對From photography成員分享會上聽見的,自己以前也有這種想法,但說不具體。甚麼是〝創造性的觀看〞?我想就是街頭攝影愛好者在街頭紀實作品中彰顯自己的唯一方式吧!容我用一些篇幅介紹From photography,這是由一群中台灣的街頭攝影愛好者組成的團體,歡迎在臉書搜尋喔。

 

森爸: 可以分享你用什麼器材嗎?

AJ: 我目前只有一台數位機,是Sony A7,通常轉接手動鏡使用,一個28mm,一個45mm,我喜歡手動鏡的自由度,但也常措手不及。我的後製程度頗低,但不後製又不行,所以我會拍raw檔。很矛盾的,想盡量自然,又想有些個人色彩,所以關於後製我一直在摸索當中。

 

森爸: 你認為什麼是一張“好的”街頭攝影照片?

AJ: 回答這個問題前先感謝有這次訪談的機會,因為這些問題讓我有機會系統性的整理一些雜亂的想法。我認為好的街頭攝影照片要很有味道,我知道這很廢話,但因為街頭攝影要細分的話又能分成太多類型,肖像、趣味、空寂、詭異、豐富層次……每種的好照片定義也不同,所以我只能概括說,就是要有味道,或說是「氣味」,有的照片很美,但沒有氣味,那恐怕不是我心目中的好照片。我自己也還在追求這件事,希望自己的作品更有「氣味」。

 

20150328-DSC06411

20150830-DSC01332

 

森爸: 最讓你記憶深刻的街頭攝影經驗?

AJ: 有一回母親節,我在一個園遊會場合看見一位穿著高貴紅衣,脖子上有大珍珠的婦人,妝容有點誇張,手上拿著康乃馨,我當下就想拍她。我一直跟著她,也觀察好她身邊沒有另一半之類的。然後我得到她的首肯,她擺好姿勢覺得我是一個欣賞她的人,開始拍的時候,她的先生突然跑出來罵人,原來他也一直觀察我,知道我一直跟蹤他太太。這位太太拉著她先生,要把他拉開。我對這位婦人有點愧咎,因為她覺得我是要拍她美的一面,但事實上我要拍的正是我自己覺得很酷但其實不美的角度。

 

森爸: 影響你最深的攝影師是哪位?為什麼?

AJ: 劉濤和ALEX WEBB,他們的作品讓我知道原來街頭攝影還能這樣拍,當然還有其他類型的街頭攝影師,但他們兩位在我發現他們的當下無疑是一扇門般的存在。

 

森爸: 最喜歡的一張作品是哪一張? 為什麼?

AJ: 就是一些人坐在夕陽斜照的牆邊那張,中間有個人影的。我的照片通常看不到甚麼精神或甚麼抽象的意涵,但這張或許能講出一些。這是在台中火車站,周日的下午,幾個外勞有男有女坐在牆邊等著收假,夕陽照在他們臉上,很無奈,很不捨,因為每週一日的輕鬆時刻就要結束了,這有些程度反映了他們在台灣辛苦的現狀。

 

20150614-DSC09233

 

森爸: 你最喜歡有關攝影的一句話。

AJ: 我的記性不好,看過的金言良語都會忘掉。那句「你拍得不夠好是因為你走的不夠近」是我常提醒自己的話,但不見得會是最喜歡的。

 

森爸: 可以介紹一下你分享的這些作品嗎?

AJ: 謝謝森爸讓我有機會分享這些照片。我挑出來的這些照片風格很不一致,有錯位,有複雜的構圖,有光影,有古怪的,這代表了我在不同時期所喜好的街頭風格,所以應該也能代表我接觸街頭攝影以來不同的轉變。

 

20150522-DSC08302

20150614-DSC09176

20150906-DSC01670

DSC07000

DSC09805-5

 

 

森爸: 給喜歡街頭攝影的朋友一句話。

AJ: 要讓自己看更多(作品),然後在未來的某個時間點忘掉這些,只留下自己。

 

非常謝謝 AJ 的分享。我很喜歡他最後一句很耐人尋味的話。”在未來的某個時間點忘掉這些,只留下自己“。這句話是什麼意思我就留給大家去思考吧。下面是他的作品鏈結以及社團的網址。

AJ Tsai
https://www.flickr.com/photos/125055226@N08/

From Photography
https://www.facebook.com/fromphotography2015.tw

 

森爸的街頭攝影持續在找發掘亞洲的街頭攝影師。若有推薦的攝影師,或想要介紹自己的朋友也都可以透過森爸的街頭攝影臉書頁面聯絡。期待大家的分享。

用直覺拍照,用理性挑選。

前兩天才寫完別用理性阻礙了你的感動。今天在Eric Kim(韓裔美國街頭攝影師)的部落格上也看到一篇“Shoot from the gut”。透過直覺拍照。下面簡單的翻譯了原文。

 

“我的攝影是’無腦’的”。我在拍照的時候會把腦袋留在家裡。我拍照是用「心」以及「感動」去拍。- Anders Petersen

Anders Petersen 是位很有影響力的當代攝影師。他的工具是一部簡單的Contax T3底片相機,沒有手動對焦跟大鏡頭。作品以黑白為主,並稱自己的作品系列為“個人的紀實系列”。他的拍攝對象都是自己生活圈裡的人。

一張沒有情感的照片是沒有生命的。我認為最大的問題是很多攝影師都太重視分析自己的照片。他們的腦袋裡被構圖,形式,光線所佔滿,但卻忘了一張有力量攝影作品最重要的元素:靈魂,感情,及熱情。

當你出去拍攝時試著不要過於“分析”,而是用直覺拍攝。哪怕是再小的感動都不要用腦袋過濾。你的理智可能會說:“不要拍那張無聊的照片,不會有人覺得這張照片有趣”。這個時候拍就對了,反正可以之後再決定是否要將那張照片公開。

 

那到底什麼時候應該分析照片?

”當我拍完回去將照片擺在一起,試著有系統地整理成一套作品時,才會開始分析“。- Andres Petersen

在街頭拍攝時憑直覺,回到家裡整理照片時再用腦袋。拍攝之後再分析照片,而且最重要的功課是學會如何放棄自己拍的照片。就是那些拍攝當下覺得很感動,但事後卻知道並不是張好照片的那種照片。

將拍攝及編輯挑選照片的步驟徹底分開。這兩者運用你腦袋全然不同的兩個部分,若同時進行拍攝及編輯照片,一定會失敗。有個很實用的技巧,就是用數位相機拍照時關掉液晶螢幕,克制按下快門後馬上低頭看螢幕的衝動。不僅在拍攝時不要看液晶螢幕,拍完也可以試著將照片放它個一週讓它“發酵”。

 

什麼叫讓照片”發酵“?

底片跟數位我都用。對我來說底片最大的優勢是拍攝之後無法馬上看照片。我的底片拍完至少都會擺上六個月甚至一年才去沖洗。目的是讓自己徹底從拍攝的情緒中抽離,在挑選照片時能完全保持客觀。在數位拍攝過程我發現很難讓照片發酵,而且我真的會忍不住不斷低頭看液晶螢幕。

 

girl

 

例如上面這張照片,我看到這位女生與海報的錯位,很快地舉起相機靠近她並使用閃光燈拍了兩張。其中一張她在看手機,另一張她直直往我這邊看過來。剛開始我不認為這張照片有什麼特別,但後來把照片放了一陣子讓它發酵,後來我越看越喜歡這張照片。我也有把這張照片拿給幾位朋友看,他們也認為這是張很棒的作品。

有些照片你越是讓它“發酵”,你就會越喜歡它。反之有些照片越是讓它沈澱,會越覺得那不是張好作品。想像一下將水跟油放在同一個杯子裡然後用力搖晃,剛開始水跟油會混在一起,但將杯子放下等得越久,油便會越快浮出水面,油就像是你的好照片,而水則是你該放手的那些照片。

(原圖文出處:Eric Kim Street Photography Blog

回到原點

算一算大概幾個月沒碰相機了。去年打球膝蓋韌帶斷裂手術到現在將近一年,幾次嘗試帶著相機一瘸一瘸的慢慢在街上晃,活動力明顯不如以往,也無法像過去走上一天。因膝蓋尚未完全復原,走太久膝蓋會種的難受。看著網路上的作品也提不起勁,偶爾會看到一兩張讓我心跳加速的作品,但大多看到的照片都還是讓我無意識地滾動著滑鼠。

我常開玩笑說街頭攝影拍到後來眼睛會變得很挑,常常會變得眼高手低,精彩的作品看得越多,按快門就會變得越來越猶豫,我自己就常經歷這種狀態。剛開始拍照只是單純得記錄眼前的感動,但到後來按快門前都會迅速判斷拍攝主體是否夠力,背景是否有雜物,光影是否有戲,構圖是否到位。這變成我按快門前一連串無意識的反射動作。沒有溫度,沒有情緒。

對我來說街頭攝影有著藝術的外表,骨子裡卻是紀實的靈魂。街頭攝影師的功力就取決於這兩者間的平衡。紀實攝影的作品之所以有力道,是因為直接捕捉了最赤裸的故事現場,也許有時美感不到位,但卻有著其他攝影風格望塵莫及的故事張力。紀實攝影的目的是單純紀錄真實,而街頭攝影更講求美感,構圖,光影,線條,韻律,背景,故事性都是其考量的面向,不過街頭攝影也是強調紀錄不做作的瞬間,因此街頭攝影跟紀實攝影對我來說就像是外表不太一樣的異卵雙胞胎。

Elliott Erwitt 說攝影是觀察的藝術。街頭攝影拍到後來很容易變成追求表面上的美感,對於光影,構圖,色彩等斤斤計較,卻忘了那個當初讓自己急著抓起相機按下快門的那個瞬間是為了什麼。

今天下班後拖著疲累的身體將車開進家附近的加油站,我習慣加油的時候下車動一動。意興闌珊的推開車門對著工讀生無力的吐出兩個字:「加滿」。然後整個人靠在車邊無神的看著來往的車陣,突然一輛計程車開到我前面停下,引起我注意的是後座一個看起來約五,六歲的小男孩整個臉貼在後座車窗上好奇的東張西望,此時駕駛座的車門打開,一位老先生緩緩走了出來,他一頭白髮,腰桿因為上了年紀而微微馱著,他用力壓了壓後車門,彷彿是要確認後車門關緊了沒,對著後座笑了笑,然後再慢慢地走回車內。我想後座那個小男生應該是他的孫子。要是我自己的小孩在車子裡不坐好東張西望我早就開罵了:「座好!這樣很危險!」,但那位老爺爺什麼話都沒說,默默地下車檢查車門,眼前這一幕讓我想起自己已經過世的爺爺,從小到大爺爺沒有罵過我,不管我怎麼撒野,爺爺總是默默的在一旁,感覺有孫子在身邊什麼都好。

這畫面讓我好想好想拍下來,身邊沒帶相機,加油站又不能用手機,我只能用眼睛去記錄眼前的感動,靜靜地目送他們祖孫兩駛出加油站。加完油回家的路上那一幕一直在心裏,老爺爺那種對孫子單純不做作的關心讓我勾起對爺爺的回憶,這種感動正是我當初開始街頭攝影的原因,單純的紀錄讓自己感動的瞬間,只是拍久了,變得挑惕了,比起感動,更在乎照片的美感,漸漸腦袋取代了心的感受。犀利的分析取代了故事的溫度。

好幾個月沒拍照剛好讓自己回到原點,想想當初為什麼愛上街頭攝影。有時候路走久了,累了,可以回頭看看,別忘了自己當初為什麼出發。

 

 

你的相機包 No.13 / LIN HAN-PO

今天分享相機包是純底片機。因為看到梅佳代的作品而開始接觸街頭攝影。看看LIN HAN PO的相機包吧。我只能說底片拍出來的濃郁色彩真的是數位無法取代的。
LIN_HAN_PO

你的相機包 No.13 / LIN HAN-PO

攝影裡,理性可以慢半拍

今天開車經過一個隧道時塞車,停在隧道中間手機訊號又很差,悶得發慌把天窗打開看看頭頂上有沒有什麼有趣的東西,只看到一盞燈,因為下雨的關係天窗上很多水珠,讓燈光變得很朦朧,於是我隨手把手機拿起來拍了幾張。拍完之後突然發現我不知道該將這張照片分享到什麼地方。前幾篇文章有提過如果你想將自己的作品塑造成某種風格,必須要選擇性的分享自己的作品。我一直是分享街頭攝影的照片,很多非街頭攝影照片都堆在硬碟裡,堆多了後來甚至看到明明很感動的畫面,但因風格不符合就直接不拍。

拍照久了,作品看多了,眼睛會變得很刁。前陣子有位朋友寫說他覺得自己的作品越來越糟,其實那表示他一直在進步,才會覺得自己作品不夠好。我也是這樣,也因為這樣,對街頭看見的場景也變得越來越刁,有些畫面會直接跳過不拍,因為覺得太普通,太常見,太多人拍,沒新意,不特別,在按下快門前已經用腦袋跟眼睛先過濾了一遍,很多資深的街頭攝影師會有這種狀況,他們得眼睛很利,腦袋很清楚,拍出來的照片構圖很棒,光影很美,層次豐富,卻少了溫度。我最近發現自己出現這種狀況,讓我感動但想按下快門的衝動卻越來越少。

現在我看到感動的畫面時不會馬上按快門,反而是迅速的觀察周圍的光影,背景是否雜亂,構圖是否累贅,前中遠景中的層次等等…我拍照開始不用「心」,而是用腦袋。技巧跟經驗絕對能讓攝影師拍出很棒的畫面,但有時一張感動的照片無法靠腦袋去分析,只能用心去感動。

期許我自己下次在擔心相機風格,設定,構圖,光影前,先按下快門捕捉眼前的感動。讓心跟著感覺走。在攝影裡理性可以慢個半拍。

街頭攝影一定要在都市街頭嗎?

通常講到街頭攝影大家腦子裡出現的現代都市場景,像馬格蘭的Bruce Gilden,還有Joel Meyerowitz等就是典型紐約都市裏的街頭攝影師。還有活躍於英國倫敦的街頭攝影師 Matt Stuart。有人說街頭攝影起源於始於法國巴黎市區。若是看過去到現在的街頭攝影作品,大多也都是在都市區域拍攝的。從歐美到亞洲,幾乎每位街頭攝影師都是在自己居住的都市捕捉素材。這也造成當人們會將「街頭」與「都市」想在一起。但街頭攝影一定要在都市裡嗎?不是。

「街頭」兩個字只是一種形容,是「公共場域」的概念,在鄉間拍攝也算街頭攝影,這個問題不難定義,比較具灰色地帶的是風格。是不是只要在公共場域拍攝的照片都算街頭攝影?不算。街頭攝影介於紀實與藝術之間,有風格可循,我只能說想要瞭解的朋友只能多看一些街頭攝影師作品了。最近開始帶著孩子露營,相機也都會帶在身邊,除了幫家人朋友拍照之外同時也會尋找街頭攝影的素材。街頭攝影的精髓不在於你在哪兒看到什麼新鮮東西,而是隨時隨地你如何去觀察,並且用什麼角度去捕捉。最重要的事隨時帶著相機。 :-)

20150425-L1002069

苗栗,台灣

 

 

 

你的相機包 No.12 / Cher (Mojito)

你的相機包很久沒出現了。今天的相機包來自一位「走狗」。不是在罵人,這位朋友的職業是照顧狗狗,帶著小狗到處走。夢想是希望將寵物及攝影結合。馬格蘭裡也有一位愛狗成癡的攝影師。Elliott Erwitt。我們就來看看「走狗」- Cher 的相機包吧!

DSC01331

你的相機包 No.12 / Cher (Mojito) 職業是走狗的小女子

我的背影

今天為了一個攝影專案又跑去寶藏巖。大晴天的光影果然沒讓我失望。大概下午四點,我準備離開時被一面牆上的光影吸引,於是就乾脆坐在一旁等待適當的構圖,看會不會有人經過。我坐的位置後面有幾層樓梯,在那兒邊滑手機邊等。突然後面有一道渾厚的聲音:「徠卡嗎?」,我回頭看,一位老先生站在樓梯上,手中握著一部徠卡,指了指我的相機,然後指向我正在等的那道光影說:「在等那道光嗎?」。我們問了彼此的機型跟鏡頭,後來乾脆坐了下來一起用手機拍了張照,邊聊攝影經歷跟用手機分享了些作品,眼睛一邊兒邊瞄著那道牆上的光影,我們中間常聊到一半突然轉身過去按快門。我在那兒邊聊邊等大概快一個小時,不時起身看看前後有沒有更好的光線。那位老先生趁我在張望的時候幫我拍了張照。自己很喜歡這一張。我除了跟孩子自拍,或對著鏡子拍之外,很少出現在照片裡,因為我永遠都是在相機後面按快門那一個。謝謝他為我留下這張背影。:-)

 

20150414-寶藏巖-2

風格是學會減法

在看一些資深街頭攝影師的作品時,會發現他們的作品都有脈絡可循,看一兩張大概就知道是哪一位攝影師拍的。而人們用攝影「風格」來形容那些有類似感覺的作品。我曾經被問到要如何拍出自己的風格,過去我認為類似的主題或取材拍久了就能拍出一種風格,但這是比較被動的做法。比較積極的做法是去選擇「不要拍」跟「不要分享」什麼。

剛開始拍街頭攝影時很容易受到自己喜歡的攝影師影響,不知不覺中會拍出類似的風格。有時喜歡的攝影師不只一位,就會累積出較參差不齊的作品。這樣拍久了很容易迷失。若將自己過去的作品攤開來看,會發現沒有統一的感覺,一下遠景,一下超近,一下人物,一下光影,一下彩色一下黑白。我剛開始也是看到什麼有趣或感動的畫面都拍,但久了會發現無法找出一些能代表自己風格的作品,只是一些不錯的照片罷了。

穿衣服也一樣,有些人怎麼穿就是怪,但有些人卻感覺能輕鬆穿出「自己的風格」,並不是他常穿某個名牌,跟流行,而是穿著都有一種類似的「感覺」,也許不是同一種顏色或款式,但久了身邊的人會用一個形容詞去形容那個人的專著,象是「輕便」,「波西米雅風」,「素雅」之類的。像我喜歡的幾位攝影師,Alex Webb 的作品風格是“層次豐富”。Elliott Erwitt 的作品風格是”幽默“。布列松的作品風格是“構圖精準”,Bruce Gilden是”黑白人物的張力“,而Matt Stuart的風格則是有趣的“錯位”。這些資深街頭攝影師之所以能建立自己的作品風格,是因為他們被世人看見的照片也許是作品中的一百分之一,甚至更少。他們選擇性的拍攝及公佈自己的作品。

喜歡拍照的人看見讓自己感動的畫面不按快門真的太難,尤其數位的年代很容易看見什麼都拍,自己覺得不錯的作品也會急著分享。但選擇性的分享作品卻能幫助你形成自己的風格。就像前面說到的幾位資深攝影 師,他們選擇性地讓大家看見他們某種風格的作品,久了人們自然就會將他們與某種特定的風格做連結。在攝影中找到自己風格非常不容易,需要花很長的時間去累積。從「不分享」跟「不拍攝」什麼開始也許是個不錯的嘗試。

歡迎找森爸合作

工作十幾年,從舊金山到台灣,到韓國,又回到台灣,從廣告創意到UX設計,工作轉換之間從沒超過一個月。這週我的工作生涯正式進入一個逗點,我還沒想過要讓這逗點停頓多久。

人們說興趣不能當飯吃,我喜歡攝影,推廣街頭攝影也幾年了,部落格寫了不少文章,出去演講過,也辦過小型攝影展,但從未奢想能靠街頭攝影過活。可是 Why Not? 讓我害怕的不是試過後行不通,而是沒試過而後悔。對我來說也許這個職涯逗點來的正好。

我想很多人會想街頭攝影又不像婚攝,商攝,要拍些什麼?在亞洲街頭攝影被認為只是藝術,但在歐美早已將這種攝影風格運用在商業攝影。Matt Stuart 就是其中一個例子。他將街頭攝影的風格運用在商業作品中。廣告,圖庫,企業識別等等。除此之外街頭攝影也有紀實攝影的特性,馬格蘭很多攝影師私底下也都是街頭攝影師,他們的攝影專案中也都將街頭攝影的風格運用在其中。

除了攝影專案需求,文章撰寫之外,若有街頭攝影分享,或街頭攝影工作坊的需求,都歡迎隨時跟我聯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