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推薦 – 「衝鋒俱樂部」

最近看了一部電影「The Bang Bang Club」,中文片名是「衝鋒俱樂部」。內容由真實事件改編,四位南非紀實攝影師的故事,外人稱他們四人為 The Bang Bang Club。其中一位是Kevin Carter,光看名字可能不太熟悉,但如果看下面的張照片也許都知道。這張照片為 Kevin Carter 贏得了新聞攝影最高榮譽的普立茲獎。也是「攝影與道德」很具代表性的範例作品。Kevin Carter 在得到普立茲獎之後因媒體對於他沒有幫助那個小女孩的質疑,以及輿論壓力而結束自己的生命。

kevinCarter

(圖片來源:Wikipedia)

 

電影中重新呈現了很多他們拍攝的經典照片。看完之後一直讓我思考攝影與道德間的關係,電影中也有稍微點出紀實攝影師的角色,有人形容他們為「戰場的禿鷹」,但他們卻認為自己必須要完全抽離,保持中立的完整記錄事件的發生,我認為這沒有標準答案。當攝影師拿起相機透過觀景窗往外看的那個瞬間,一切都已經主觀化了

馬格蘭眼中的馬格蘭(一)

馬格蘭眼中的馬格蘭2

謝謝大石國際文化提供的「馬格蘭眼中的馬格蘭」。滿心期待地打開沈甸甸的包裹,發現這本書的大小及厚度與一本中型攝影集差不多。

「馬格蘭通訊社」對喜歡攝影的朋友應該不陌生。稱這個1947年成立的組織為攝影師的最高殿堂我想也不為過。「馬格蘭通訊社」由四位攝影師所創立,包括傳奇性的戰地攝影師羅伯特·卡帕,「決定性瞬間」的定義者,也是史上最具影響力的攝影師亨利・布列松,以及喬治·羅傑和大衛·西蒙。

「馬格蘭通訊社」的宗旨是讓攝影師們自由接案,沒有任何限制,每位成員都能依照自己的喜好進行攝影專案。這種組織文化從四位個性截然不同的創始人便不難得知。從我認識馬格蘭這個組織以來,從沒聽過有馬格蘭成員願意讓其他成員挑選並評論自己的作品。因此這本書非常難得,我認為將會是近十年最重要的一本攝影書籍。這本書放在我桌上一直都捨不得翻開,那感覺就像小時候吃便當總是把最好吃的雞腿留在最後。

翻開第一頁就是馬格蘭通訊社所有成員的大合照,成員們還不忘為已經過世的四位創辦人留了位置。大合照中不難看到我個人很喜歡的幾位攝影師,Elliott Erwitt,Bruce Gilden,Alex Webb,Martin Parr,Bruce Davidson,當然還有馬格蘭唯一的台灣成員張乾琦。

這本滿是馬格蘭精華的書無法在短時間內看完,除了馬格蘭大師們的簡介,精彩的作品外,更讓人期待的是由每位成員講述另一位成員的作品。通常想與這些長年在世界各地進行攝影專案的大師們對話,或是得到攝影上的咨詢機會微乎其微,透過這本書就能看見他們對攝影的觀點,以及挑選作品的角度。是一探攝影最高殿堂 – 「馬格蘭通訊社」 的難得書籍。

「馬格蘭眼中的馬格蘭」即將於2/1正式出版。我接下來會慢慢享受這本書裡的每張作品及馬格蘭成員們的文字,會陸續在部落格裡分享閱讀的過程及心得。

Leica 與街頭攝影

寫這篇之前想了很久,因為不想將重點放在器材上,我認為相機不是攝影過程中最重要的東西,觀察的過程以及相機後面那顆腦袋才是。我曾經貪圖便利試過一陣子只用iPhone進行街頭攝影,不過後來因為一些因素,像是未來可能印刷照片,還有基本的功能像景深,手動調整快門,光圈等,照相手機就不是我在街頭攝影的首選。過去用過單眼底片機,小型數位相機,類單眼,數位單眼,無反相機跟照相手機,用這些器材在街頭拍了一陣子之後發現無法跟手上的相機產生連結,並不是說相機不好,但說不上來為什麼。上網看了一些其他街頭攝影師用的相機,偶然間看到歐美有很多街頭攝影師是用 Leica,而且大家對這個品牌的評價大致都不錯。

bresson_leica

(圖片來源:Wikipedia

之前沒有真正接觸過旁軸相機,尤其是要手動對焦讓我觀望很久。開始攝影以來就聽過這個品牌,從Lieca相機在戰場被坦克壓過還能繼續拍攝的傳言,一直到認識布列松,這位攝影史上最具影響力的攝影師,當年讓他像個芭蕾舞者般在街頭優雅穿梭捕捉決定性瞬間的相機就是 Leica。也是很多資深馬格蘭通訊社攝影師們常用的相機品牌,在他們手上的 Leica 相機見證了許多人類歷史上重要的瞬間。從那時開始我對Leica的憧憬就沒有停過,希望自己也能用這部相機拍出經典的作品。省吃儉用兩年,得到太太的許可後前幾年的父親節送了自己一部 M9。後來因為要跟朋友進行一個專案,偶然的機會買到一部二手 M6 底片機。當然,沒有拍出什麼經典作品,因為我最好的作品是我還沒拍到的那一張。:-)  這篇並不是要寫Leica的開箱文或是評比文,外面已經有太多類似的文章,而是自己使用Leica相機街頭攝影幾年下來的一些體驗。下面統稱 Leica。

 

街頭攝影師 Jimmy Yang / 台灣

今天介紹的是一位來自台灣的街頭攝影師 Jimmy Yang,前幾天分享過他的相機包。我在 Flickr 台灣舉辦的第一屆 Photo Walk 認識 Jimmy。他受馬格蘭攝影師Bruce Gilden啓發,在街頭攝影時會運用閃光燈凸顯主體,將其與環境隔離。因著對街頭攝影的熱愛,與朋友開了一個Flickr團體,網址在下面的訪談裡。裡面的照片都相當精彩。下面就來一起認識這位來自台灣的街頭攝影師吧!謝謝 Jimmy Yang。


 

請介紹一下你自己

我是Jimmy,楊捷安,從小在台北長大,直到念完國二那年之後就去美國念書,目前回到台灣準備開始工作。大學唸的是的是財務金融,從小學以後唯一上過的藝術課程大概只有高中時的陶藝課,課後活動也一直都參加是籃球社而不是攝影社。在十八歲的時候我擁有了第一台相機,當時也沒有特別想要拿那台相機幹嘛,就只是單純的想要一台相機,不過不久之後我就發現了我對攝影的熱愛。也許是我剛好可以透過攝影表現出我比較具有想像力和創照力的一面,

你的相機包 No.8 / 李開明

今天的相機包來自李開明 / 明室影像。曾擔任十二年的媒體記者他目前是位自由攝影師,經驗豐富的他會依照不同的場合配置不同的相機包及器材。非常謝謝開明的分享,下面就來看看他的相機包吧!對了,開明最近也升級當新手爸爸了!恭喜!

 

李開明,曾任報社攝影記者12年,除了報社的工作,也有多個專題性的攝影專題。2014離開媒體圈成立自己的工作室“明室影像”。

作品可以觀看其個人網頁:http://ikaiming.com

臉書鏈結:https://www.facebook.com/ikaiming

 

1.平時工作時(在報社工作或是國外出差及現在)的裝備如圖示

李開明_01

因為器材很多又很重,所以包包以可以拖拉的為主,相機D800,鏡頭為24-70,28-300兩顆變焦及,16魚眼,20,50,85,這四個定焦鏡,三個閃燈,閃燈觸發器還有記錄雜事的筆記本,還有筆電。但遇到下雨天時就會將包包換成下面的Pelican硬箱,防水保護性又極佳,還可以當椅子或梯子使用。

如何訓練觀察力

街頭攝影的其中一個樂趣之一是我們可以看見別人看不見的東西,不是看見鬼。是在日常生活中一些有趣的細節或某個瞬間。街頭攝影師非常需要敏銳的觀察力,有時需要刻意調整自己在看東西的角度,甚至發揮一些想像力去預想自己可能會拍到的東西。那麼你可以如何訓練自己的觀察力呢?

 

1. 不要帶相機去拍照

出去拍照不帶相機是要叫軍人上戰場不要但槍嗎。當我們手中握著相機,心裡的預設立場就是“我今天一定要拍到什麼”。很容會變成滿腦子“我要拍照我要拍照我要拍照”,而不是去放慢觀察場景。當我們手上握著相機,看見有感覺的畫面就會急著把相機拿起來拍了再說,這樣也許會拍到不錯的畫面,但不會是張很好的照片。當看見有趣的場景時,是否有觀察到你想要拍攝的主體,背景,光線,陰影,周圍的色調,動線,主體與背景之間的關係等等,通常在都市裡拍攝會有非常多的細節。眼睛會看見某個主體,但相機卻會幫你將自己沒有注意的周圍細節都框起來,除非那張照片是由一個近距離的主體形成,否則當你將周圍都拍攝進去時,很容易會因為背景的東西或顏色的干擾毀了一張好照片。因此這邊才會建議照常上街,但把相機收起來,真正用眼睛去“看”,你會發現有很多細節是你過去未曾注意過的。

20131130-L1005476

(拍攝於 忠孝東路五段 / 臺北)

 

2. 別走了

你的相機包 No.7 / Jimmy Yang

今天的攝影包來自Jimmy Yang。Jimmy 對街頭攝影情有獨鍾,為了想要將街頭攝影的風格廣為讓更多人認識,跟朋友在Flickr上創立了一個街頭攝影群組。裡面的照片都精挑細選過,每張都很精彩。他的攝影風格受馬格南資深街頭攝影師Bruce Gilden的啟發,閃光燈成了他在街頭攝影時的必備元素。下面就來看看 Jimmy 的相機包吧。

jimmyyang

你的相機包 No.7 / Jimmy Yang

你的相機包 No.6 / Mr. JA (大白鯊)

My. JA 的一些相機以及對攝影的喜愛是從他父親那裡傳承下來的。我本身也從父親那裡收到幾部底片機,我自己也買了幾部二手的底片機準備傳給我兒子(希望他會喜歡攝影)。我覺得底片機不僅是單單又重新流行或是被蓋上文青的帽子,底片機所擁有的陳年韻味及傳承的精神是數位相機無法取代的。下面就來看看Mr.JA的相機包吧。

mrJa

你的相機包 No.6 / Mr. JA (大白鯊)

十個愛上街頭攝影的理由

我喜歡街頭攝影,為什麼?在路上看到某個讓你感動的畫面會情不自禁想要拍下來,很多時候連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是因為畫面讓想起某件事,勾起某段回憶,還是引起某種情緒?喜歡攝影的朋友應該都有過這樣的經驗。街頭攝影不只是記錄,或單純畫面上的美感。我在今年的開始又再想想自己為什麼喜歡街頭攝影。

 

觀察的樂趣

我從小到現在就喜歡在“有個人空間的範圍裡”看人,的意思是我喜歡人多的地方,但不喜歡人擠人。當隱形人是我最想擁有的超能力。每次走路都會不停的看路上形形色色的人。從小對於“意識”這件事一直非常好奇,好奇別人是如何在相同條件或環境下做出不同的反應。在我大部份的街頭攝影作品中都有“人”在裡面,我可以坐在路邊看著人來人往好一陣子都不會覺得無聊,我相信這個世界是牽一髮動全身,每件事都是連在一起的,就像是蝴蝶效應,或像電影「絕命終結站」,一件事發生,接著會有一連串的反應,只是人們沒有看到全貌罷了。雖然我也無法看見全貌,但總覺得可以將每件事物中間的關聯找出來是件很有趣的事。尤其在繁忙的街頭更容易觀察到類似的狀況。例如某個人隨地吐了口香糖,另一個人踩到後停在路邊彎腰試著將口香糖從鞋子上弄掉,檔到衝過來的腳踏車撞倒路邊的裝置藝術…之類的…(這真是個爛例子…)。布列松說攝影是透過別人看見自己,或也許我喜歡觀察人並捕捉那些畫面,潛意識裡是想找到自己的存在感。總之街頭攝影能讓我透過觀景窗更抽離的去享受觀察的樂趣。

 

狩獵的快感

懷著一顆尊重的心,我不得不說街頭攝影其實有種狩獵的感覺,狩獵似乎是人的天性。手握著相機走過路口,在轉角發現讓我心跳加速,腎上腺素暴增的畫面,移動腳步確認相機設定,然後迅速地作出反應按下快門。從發現到捕捉畫面的過程就像獵豹躲在草叢裡觀察獵物,然後突然撲上去捕捉一般的刺激。每一次的快門就就好像捕獲獵物般的讓人滿足。

你的相機包 No.5 / TC Lin 林道明

今天的相機包來自林道明 TC Lin。他是我認識最特別的一位朋友。TC 是在美國出生的道地美國人,但卻因為愛上台灣選擇入籍台灣,還在台灣過當兵,是個正港的台灣人。聽到他的經歷時我好奇的不得了。在一次台灣舉辦的全球性 Photowalk 認識他,一直很喜歡他的攝影作品。也許因為他本身是導演,因此在捕捉的畫面上都很像是分鏡般的精準,豐富的層次及色彩中卻能清楚的呈線主題。下面就來看看他的相機包以及豐富的經歷吧!

tcbag

你的相機包 No.5 / TC Lin 林道明

過程讓我們進步,不是結果。

前兩天在雜誌上看到一篇文章標題是「享受美好人生,過程比結果更重要」,讓我想起一些自己在街頭攝影的經驗以及思路的成長。

在數位時代的街頭攝影一天下來可能會拍個幾百張,接下來的動作就是迫不及待的回來將記憶卡裡的照片全部下載,選一些照片後製然後分享出去。有時會去看看有沒有人給照片一些回應,但大部份的時候分享到一堆社群網站後就把它忘了。整個過程中可能只有在街上捕捉畫面以及迫不及待要回家看照片的念頭最專注。中間的過程,例如我為什麼會拍下這一張,為什麼會挑中這一張,為什麼沒選另一張,這張有什麼地方讓我感動,這張還有哪裡可以更好,我為什麼會分享到這個社群,我想到得到什麼回應等等…都容易被忽略。

過去在底片的年代,不但當下沒有螢幕讓我們低頭看照片,而且還要隔一段時間才能看見成品。因為需要沖洗,拍攝完通常會有一段時間沈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