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一位朋友分享了這篇攝影道德的文章, 值得攝影師們思考, 道德在攝影裡扮演着什麼樣的角色, 沒有人規範, 那把尺在攝影師的心中, 下面是原文. (原文出處: Kisplay)


你覺得攝影最重要的事情是什麼? 是技巧? 是器材? 是模特兒美不美身材辣不辣? 還是是有獲獎機會的人文題材? 很多剛接觸攝影的朋友常常在這些看似重要的事情瘋狂追求, 但這些真的是重要的嗎? 當然, 有了技巧, 有了器材, 有了身材超辣的模特兒或是令人感到震撼的人文議題可以讓你短時間之內獲得不少好評, 然後為了要這些八竿子打不著關係, 連面都沒見過的網友認同, 開始追求更多奇奇怪怪的題材, 並為了要滿足自己的拍攝需求, 漸漸開始忽略除了拍攝之外更重要的事, 也就是攝影道德.

最近在網路上流傳一篇文章寫著某攝影團體為了拍攝所謂人文議題介入農民的生活, 並頤指氣使的要求辛苦的農民配合他們, 一群人大軍壓境拍完之後拍拍屁股走人, 留下辛苦的農民只能無奈的繼續工作, 並整理攝影大軍帶來的滿地髒亂, 紀實或是人文攝影並不是無限上綱, 只要打著這兩個名號就可以隨心所欲, 這種行為更可以說是種侵害的暴力.


而除了上述那篇文章之外, 還記得幾年前也有一篇蒙古的人文攝影文章, 裡頭同樣是一群攝影愛好者, 在沒有任何言語溝通的情況之下, 拼了命的壓快門, 攝影器材惡狠狠的貼著當地居民, 完全不顧居民的感受, 這是攝影嗎? 還是攝影強暴?

曾經有一位攝影記者前輩跟我說, 為什麼帶一個助理要花這麼多時間, 而且前期根本不會教授任何攝影技巧, 原因就在於要透過一段時間的觀察, 才能真正看出一個助理的道德觀念, 道德比攝影重要, 攝影教就會了, 但道德觀是教不來的.

懂了嗎?

道德比攝影重要.

國外不少紀實攝影大師或是攝影記者, 當然也會拍攝一些特殊議題來增加獲獎的機會, 這是無可厚非, 但你有發現其中的差異性嗎? 差異性就是他們是攝影記者, 為了將新聞報導給社會大眾所拍攝, 而不是單純為了拍攝而拍攝, 俄羅斯攝影師Mikhailov曾經說過三個有權拍攝他人肖像的情況, 其中一個就是用於新聞報導用.

幾年前有一位英勇的消防員殉職, 當時大陸攝影師江偉選擇站在原地拍了47張照片, 照片見報後引發了不少激烈的討論, 為什麼當下不救人? 為什麼顧著拍照?

1994年普立茲新聞獎的得主卡特所拍攝的禿鷹與小女孩應該不少人都有印象, 也因為這張照片所帶來的輿論壓力, 讓卡特在領完獎的2個月後自殺身亡, 這是一個很灰暗的例子, 但也非常的血淋淋.

其實, 人文或是紀實類攝影一直以來都有著非常模糊的地帶, 該拍或是不該拍? 到底該取決於什麼?

在新聞攝影圈中這個問題只有無解且牽扯複雜的答案, 原因就是攝影記者有還原現場並以一個旁觀者身份紀錄的需要.

但是在攝影愛好者中這個問題卻有再明顯不過的答案, 人永遠都應該要在相機之前, 當你不是因為職業身份而拍攝, 那就不應該將你自己的喜愛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之上. 不管是人文紀實攝影或是現在很多人喜愛的展場拍攝, 當你拿著相機對著別人, 你有曾經想過如果是你被一推人的相機當成主角, 你開心嗎? 喜歡拍照沒有不對, 但你是用什麼心態與觀念拍照這就有很大的關係.

當你在追求攝影技巧或是更高階器材時, 請停下腳步, 好好檢視一下自己, 是否還擁有攝影中最重要的小事 – 攝影道德.

圖片來源: newsmarketdoyouhikepic.people.com.cnpulitzerpriz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