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師, 現在攝影, 街頭攝影, 訪談, 賴憶南, 香港

街頭攝影師 <賴憶南, 香港>

森爸的街頭攝影誌將會陸續介紹一些亞洲的街頭攝影師, 希望能讓喜歡街頭攝影的朋友們認識多一些同樣喜歡街頭攝影的人. 賴憶南是之前在我成立的Facebook街頭攝影社團裡認識的, 他是位對影像創作非常有熱情的香港攝影師,  2002年畢業於香港演藝學院電影電視學院, 其後加入香港電台電視部任職攝影師, 他也是「現在攝影」的創辦人之一, 以下就是阿南的訪談內容.

 

請介紹一下你自己

我是賴憶南,認識我的人都叫我阿南,我在香港演藝學院電影電視學院畢業,主修電影攝影,副修導演。畢業後,加入香港電台電視部任職攝影師,拍戲劇,拍記錄片。我一直在拍照片和籌拍電影長片,.我的首部故事長《Monster》希望能在今年完成吧。

2011年初,以西瓜為主題的攝影作品《教我如何不想她》嘗試探討戀物與厭物間的關係,同時記念香港一條公共屋村的消失,我在藝穗會辦了第一個相展。往後就一直在辦了"地下情"和"現在攝影"等展覽。感覺一步一步,走過來,還不錯!

 

為什麼喜歡街頭攝影?

從2011年,《教我如何不想她》相展後,我一直尋找著下一個題材。當時初接觸iphone攝影,經常喜歡在街道上隨意拍攝別人的的背面,這就是我街頭攝影的開始。這一批相片作品,令我聯想到楊德昌導演的《一一》,男主角NJ(吳念真飾)兒子洋洋有一股傻勁,拍下身邊人的背影。這批iphone照片就是希望替別人拍下自己看不到的背面。經過一段時間的拍攝,作品卻顯得乏味,人物刻劃也欠層次,一度欲放棄整個iphone攝影計劃。直至Hipstamatic 的出現,為整個計劃重新注入了新原素。也揭起了我與街拍談戀愛的序章。

街拍在從前絶對不易,相機一拿出來,劍芒畢露,途人紛紛迴避。但,iPhone卻有其優勢,扮一下傳短訊、照鏡、打機,咔嚓一聲也免卻,一張張「定格臉孔」垂手可得。快狠準,一切不留痕跡。衝擊性的街拍,更往往帶來意想不到的驚喜。

(圖片來源: 賴憶南部落格)

街頭攝影對你的意義?

街頭速攝已成了我生活的一部份,每天都在做,用不同的攝影機做相同的事,記錄、再記錄!用快門定格城巿中每一個值得感動的一剎,給城巿留下光影記憶,因為每一張照片都有著不一樣的故事。

拍攝街道上人物的正面比背面要困難得多,而關鍵在於如何走得最接近被攝者,如何平衡攝影者與被攝者的關係。我覺得雙方是平等的,攝影者只是想捕捉一剎的真實,留住時間的一刻,傳遞某一種感覺。所以不應追拍或苦纏著被攝者,應保持兩者應有的平等距離。

這就是我街頭攝影對我意義和規範。

 

你如何形容自己的攝影風格?

要談攝影風格,則要先談我用攝影機的習慣,我把攝影機分成兩類,一類是隨身的,另一類則是功能性的。手機iPhone 是最貼身,用於街頭速攝及隨身記錄。Ricoh GRD4是我袋中的相機,同常用於街頭漫攝及工作記錄。我還會用5D Mark II 及傳統菲林相機,同常用於工作及專題創作。另外Fuji Natura Classica及 instax 210絶對是出外旅遊必備的玩具。 由於iPhone 最為貼身,使用率也是最高的。

最近欲購入Pack Film 寶麗萊,及福倫達R4a。

現在有不少專業攝影者都愛用iPhone Hipstamatic創作,這說明有一定閲歷的攝影師,都願意拋開所為的專業技巧,把攝影回歸到最基本,就是內容、主題和故事。記得在電影學院時學習菲林電影攝影,有很多技巧和法則,有不少同學醉心研究技巧,而我則專注於視覺藝術(visual art expression) 的不同可能性。畢業後行業進入數碼化的新領域,攝影逐漸依賴後期製作,技術被取代或轉變了,創作空間也擴闊了,但視覺傳達沒有被消滅,始終是拍攝的不二法門。我每次拍攝,一定走到最近,愈貼近主體,得到的就愈真實,獲得到的內容也最豐富。

另外由於我是讀電影出身的,利用攝影說故事,切割構圖,盤算和執行拍攝等,均是我的強項。加上我是戲劇和記錄片兩淒的攝影師,往往能在紀實的場景中流露出濃烈的故事性風格,反過來在建構性的照片作品中,又渲染著實感豐富的紀實風釆。我想這就是我的攝影風格。

(圖片來源: 賴憶南部落格)

 

最喜歡的街頭攝影師, 為什麼?

森山大道一定是首選,另外兩位攝影師對我的影響,亦極其深遠,一位是美國戰地攝影師James Nachtwey,另一位則是電影攝影師,台灣的李屏賓。
他們對攝影工作的堅持,對光影的捕捉和雕刻,對事實的追求,均是攝影者應有的修行。 所以我還在修行中,希望有一天能修成正果。

 

(圖片來源: 賴憶南部落格)

 

最滿意的一張作品是哪一張? 為什麼?

有一幅在香港地下鐡拍的照片,我特別喜歡,一對情侶在月臺上情不自禁,擁吻起來,而列車就在他們身後駛過!這張照片也成了我第二個相展「地下情」的主題作品。

我本身是個火車及地鐡迷,因此選擇了地下鐡作為拍攝場景。過去我每逢工作或旅行,總喜歡在不同城市的地下鐡或火車站上拍攝,幾年間走過北京、台北、東京、大阪、曼谷、巴黎和羅馬等城市的地下鐡站與火車站。當中獨愛東京的山手線,然香港呢?香港的地下鐡會是怎樣的逆光風景!我決定去探究這個地下森林。

過去,我一直覺得香港地下鐵裡的乘客沒有獨特的性格,不像東京山手沿線各站,有著多姿多彩的風光。能夠輕易拍攝出沉厚而又豐富的人物表情,大概是日本人不害羞於鏡頭前,不像法國人,處處在仇視攝影機。如你在巴黎地下鐡拍照,千萬要小心,一不留神,可能會被痛罵一頓。

直至展開「地下情」計劃後,驚覺香港人也有他們臉頰背後的故事。利用iPhone能使我以最低調的方式接近被攝者,從最近距離觀察攝獵,走得愈近,所得到的也愈真實。香港乘客那種焦慮不安,疲憊煩躁,營營疫營役役,神秘莫測,全都不能再對鏡頭說慌。經過半年的拍攝,香港這個地下迷宮展露五光十色的春光,不同國藉的乘客展現出獨特的性格特徵,然而,總體卻呈現出多種「情」或仇、或悲、或喜!

(圖片來源: 賴憶南部落格)

 

對想要開始街頭攝影的朋友說的話

街拍就是要走到街上,捕風捉影,不要光說不拍,拍就對了,隨時間年月累積,作品自會成集。年輕人應放下對攝影機的成見,不要做攝影器材的奴隸,不是Lecia才能拍到出色的照片,不妨用iPhone 作起步,它會是個不錯的選擇。

有很多人都說用iPhone拍照不需要技巧,也能拍出亮麗的照片,iphone配有不同的數碼鏡頭及菲林效果,能造出貼近真實菲林的質感,就像Lomo一樣。而我覺得技巧是潛藏在作品內的,一幅有技巧無影像內容的照片,只會是一幅沒有感覺,失掉靈魂的硬照。

我一直反對器材先行的攝影態度,不同器材及攝影工具,應配合不同性質的攝影模式,最重要能達至傳遞訊息,表現感覺的目的。從事影視行業多年,我發現有很多本末倒置的同業及思想,對於攝影我是有這樣的堅持。

 

現在攝影Photo Now

今年中辦了一個街頭相展「現在攝影」,得到廣泛的應同,更成了本地街頭速攝的代名詞。因此我們四位成員決定成立「現在攝影」公團,志在推廣具創意及藝術的紀實攝影。我們的第一個計劃「交換情書」就是要普及本地的紀實攝影,建立一種文化,組織兩岸三地的影像社群。

(圖片來源: 賴憶南部落格)

 

街頭攝影時遇過的困難與趣事

走在人來人往的街頭巷尾,遇上有趣的人物或事件時,最拍手上的攝影機來不及turn on,更甚是電池花光了,一點也不剩,哪就只能目送獵物離去。當攝影機運作正常,獵物浮現,按下快了門那一刻,方發現自己距離被攝者還可以再近一點,然獵物已擦身已過,錯失機會。在街頭公眾場所抓拍,小不免被人咒罵或追趕,禮貌的,我會打過招呼便從容離開,不會追拍,遇上不禮貌者,我絕不退讓,表明在公共場所拍攝照片,既不是偷,更不是搶,攝影師也有他的專嚴,不願被拍者,走開或說聲不願意即可,請文明的公民專重攝影者的工作。

談有趣的事,實在很多,我感覺最特別的是在同一時間、地點,遇上同一批人,如在太子地鐵外行乞的老伯,觀塘裕民坊外買小食的小販,還有在上環地鐡月臺上的印度小姐等等,數不清的巧合,連結了攝影者、被攝者、時間與空間,造成了一個別具意義的光普。

(圖片來源: 賴憶南部落格)

 

賴憶南部落格
http://laiyatnam.wordpress.com/ 

現在攝影
http://www.facebook.com/PhotoNow2012 

媒體露出
http://www.etnet.com.hk/mobile/tc/columns_article.php?id=8953 

http://news.hk.msn.com/sunday/article.aspx?cp-documentid=5857758

Photoblog.hk
http://www.photoblog.hk/wordpress/?s=%E8%B3%B4%E6%86%B6%E5%8D%97&submit.x=17&submit.y=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