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9569.JPG

心靈之眼 決定性瞬間 – 布列松談攝影。這本薄薄的小書大概跟中型筆記本差不多大。閱讀速度快的朋友從捷運台北車站到淡水站應該就看完了。這本書分三個大部分,第一個部分是有關布列松對攝影的觀點,第二個部分是他在世界各地見證到的歷史,包括歐洲,中國及古巴,最後談及了布列松的一些親友。

書中的第一個部分,也就是他在談攝影的部分我反覆看了幾遍,布列松針對攝影的觀點,包括決定性瞬間,新聞報導攝影,主題,構圖,技術,色彩,甚至談到顧客(當時是雜誌的編輯)。從文字中的描述看得出來布列松的心思非常細膩。不知是否是因為翻譯的關係,有些句子讓我感覺布列松的思考模式很跳躍。

布列松是從繪畫開始學習,因此他的每張照片都非常講究構圖。之前看過布列松紀錄片,他在街頭拍攝的步伐跟動作都很輕盈,曾有人形容就像是芭蕾舞者,在人群中順暢的游移並捕捉瞬間。看似隨機簡單,但在按下快門的瞬間在他腦中已經有著清楚的構圖。布列松在書中也輕描淡寫地提到追求高畫質的攝影師們,認為攝影中畫質的好壞並不是最重要的。這應該大家都知道,但有時連我自己心中的”器材控“發作起來都很難克制。

讀完之後的幾個在“攝影”上的take away

1. 構圖在按下快門時就決定了

”在按下快門那瞬間構圖就要決定了,透過後製的裁圖跟調整,並不會讓一張普通的照片變得特別。“,這點我很有感覺,在台北市街頭拍照很挑戰,很難找到一片乾淨的背景,路邊的車子,摩托車,招牌,雜物,可以說是臺北的特色,但在構圖上會變得很挑戰,主題與背景之間的輕重關係常常會變很曖昧。例如拍到某個很棒的主題,但因複雜背景而削弱主題的重量,此時就會想用裁圖的方式去救這張照片,但這對我來說已經是張次等的照片了,大多不會被選中。在臺北攝影的挑戰性可以訓練攝影師的觀察力。練習當看到拍攝主題的同時也將觀景窗裡看出去所有的物件在按下快門前全都考慮進去。而不是每次都先拍了再回去裁圖。”在攝影裡沒有所謂的“修正”,若想要修正就是下一張照片了。“

bresson_biker

2. 用系列照片訴說完整的故事

我絕對相信一張照片的力道,但最近越來越覺得若要完整的敘述一段故事,系列性的照片會更完整,也就是專題攝影。大多街頭攝影作品都比較偏單張的照片,過去看過不少精彩的單張作品,的確會讓視線停留很久,但情感延續的力道有限。除非像Alex Webb的作品,光是單張照片裡的層次就讓人目不暇給,否則若是想敘述一段故事,可以試試用系列的方式進行一個攝影專案。

FRANCE. Paris. Place de l'Europe. Gare Saint Lazare. 1932.

3. “決定性瞬間”的迷思

講到決定性瞬間很多人會想到布列松,以及他代表性的一張照片(一個跳過水窪的男人),認為決定性瞬間就是在毫秒間捕捉的某個精準畫面,但其實不然。“決定性瞬間”這個詞是來自赫茲樞機主教,他說「在這個世界上,凡任何事都存在決定性的一刻。」。第一次看到布列松的作品時會覺得他在捕捉瞬間的速度跟經驗真的是讓我望塵莫及,究竟是如何在那麼剛好的狀況下觀察到,瞄準,對焦並按下快門?人們對“決定性瞬間”有著迷思,認為那是毫秒之間便會錯過的瞬間。但如果看看布列松的Contact Sheet(負片),會發現當布列松看到某個他感興趣的場景時,會試著從很多不同角度去觀察並拍攝數張,從其中挑選一張他心目中的“決定性瞬間”並沖洗出來。對我來說“決定性瞬間”存在於美個攝影師的心裏,每個場景都有一個屬於自己的決定性瞬間,就等著攝影師去捕捉。

Bresson_contactSheet

(圖片來源:Magnum Contact Sheet

4. 器材及技巧並非全部

講到布列松就會自動想到Leica相機。自己開始認識並接觸Leica雙軸相機也是因為布列松的關係,希望能拍出像他一樣精彩的作品,哈哈。剛開始接觸攝影的時候一味的追求像素,全片幅,大光圈,但拍到後來將照片擺在眼前,真的看不出什麼差別。當新機器上市的時候看著那些開箱文心中的器材控一不小心就會失控。但重點不是器材是否是市面上最新最厲害的,而是器材是否適合自己的拍攝風格。有些朋友喜歡用數位單眼,雖然很大很重但拍起來有安全感,速度夠快。有些朋友喜歡小型相機,攜帶方便,定焦鏡頭可捕捉全景,我有陣子也是過完全用手機拍照。在追求新器材時不妨想想是否真的需要,以及是否適合自己的攝影風格。至於技巧到底要多純熟?對布列松來說只要夠用就可以了。對我來說也一樣,我不認為攝影中有所謂完美的構圖或曝光,沒有標準答案,只要能夠透過攝影來忠實的傳遞我自己所看到的世界就夠了。

 

5. 腦,眼,心的結合

攝影對布列松來說攝影是為了賦予生命意義,以及用自己的角度去詮釋這個社會。常在看完布列松對於攝影的一些想法之後會反思自己按下快門的動機。布列松說攝影需要結合腦,心,眼。也就是用腦思考,眼睛觀察,以及用心體會。照片中完美的構圖,適宜的色調,豐富的層次,精彩的主題,但若缺少用心感受,就會像沒有靈魂的圖片,而非讓人感動的照片。

 

布列松無疑是近代攝影史中最具影響力的攝影師之一。他對攝影的觀點及哲學啟發了很多當代攝影師,包括我自己。但我想最終我們必須問自己的是「我們為什麼攝影?」。是為了別人的肯定?還是為了得到更多的”讚“?。我曾經試著揣摩自己喜歡的攝影大師,且迷失在所謂“受歡迎的照片風格”中,不是去看那些自己真正喜歡的作品,而是研究那些受歡迎或是很有人氣的攝影風格,以及一些攝影團體的作品。這樣拍了一陣子之後發現越來越沒動力,越來越不知道自己在拍些什麼,看著照片覺得一點感動都沒有。連自己都無法感動的照片如何讓別人有感覺?現在有很多攝影團體以及比賽,常常會因為迎合比賽的風以及級攝影團體的要求去調整自己的拍攝風格,如果攝影的根基是為了別人,那麼隨著那些根基的動搖或消失,很容易迷失或失去動力。不妨隨著心中的感動去拍攝,透過觀景窗忠實的詮釋自己所看到的真實世界。共勉之。

購買:心靈之眼:決定性瞬間,布列松談攝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