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得

十個愛上街頭攝影的理由

我喜歡街頭攝影,為什麼?在路上看到某個讓你感動的畫面會情不自禁想要拍下來,很多時候連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是因為畫面讓想起某件事,勾起某段回憶,還是引起某種情緒?喜歡攝影的朋友應該都有過這樣的經驗。街頭攝影不只是記錄,或單純畫面上的美感。我在今年的開始又再想想自己為什麼喜歡街頭攝影。

 

觀察的樂趣

我從小到現在就喜歡在“有個人空間的範圍裡”看人,的意思是我喜歡人多的地方,但不喜歡人擠人。當隱形人是我最想擁有的超能力。每次走路都會不停的看路上形形色色的人。從小對於“意識”這件事一直非常好奇,好奇別人是如何在相同條件或環境下做出不同的反應。在我大部份的街頭攝影作品中都有“人”在裡面,我可以坐在路邊看著人來人往好一陣子都不會覺得無聊,我相信這個世界是牽一髮動全身,每件事都是連在一起的,就像是蝴蝶效應,或像電影「絕命終結站」,一件事發生,接著會有一連串的反應,只是人們沒有看到全貌罷了。雖然我也無法看見全貌,但總覺得可以將每件事物中間的關聯找出來是件很有趣的事。尤其在繁忙的街頭更容易觀察到類似的狀況。例如某個人隨地吐了口香糖,另一個人踩到後停在路邊彎腰試著將口香糖從鞋子上弄掉,檔到衝過來的腳踏車撞倒路邊的裝置藝術…之類的…(這真是個爛例子…)。布列松說攝影是透過別人看見自己,或也許我喜歡觀察人並捕捉那些畫面,潛意識裡是想找到自己的存在感。總之街頭攝影能讓我透過觀景窗更抽離的去享受觀察的樂趣。

 

狩獵的快感

懷著一顆尊重的心,我不得不說街頭攝影其實有種狩獵的感覺,狩獵似乎是人的天性。手握著相機走過路口,在轉角發現讓我心跳加速,腎上腺素暴增的畫面,移動腳步確認相機設定,然後迅速地作出反應按下快門。從發現到捕捉畫面的過程就像獵豹躲在草叢裡觀察獵物,然後突然撲上去捕捉一般的刺激。每一次的快門就就好像捕獲獵物般的讓人滿足。

沒有最好,只有更好

布列松說你的前一萬張照片都是垃圾。街頭攝影是門檻最低的攝影風格,有相機就能拍,但卻也是花一輩子也無法達到完美境界的攝影風格。你永遠無法拍到“完美”的照片,因為街頭本身不斷變化,隨時都有可能出現那個”決定性瞬間“,當你以為捕捉到超完美的畫面時,下一個街角可能會蹦出更棒的畫面。每次回來看照片都能學到一些東西,構圖可以更好一點,背景可以更乾淨一點,主體可以更突顯一點,曝光好像弱了點,永遠都有進步的空間,每一次快門都往“更好”前進一點。還有我拍完不會馬上低頭看螢幕,建議你也不要,因為低下頭的那幾秒可能會錯過你這輩子最棒的一張照片。

 

驚喜

我很喜歡 Joel Meyerowitz 說過的一句話:「我帶著相機在街頭,隨時準備接收生命丟給我的驚喜。」街頭攝影是無法預測的,就算在你非常熟悉的環境裡,一個光線的變化,一個腳步的移動都會有很大的差異。生命是一連串的驚喜,而街頭攝影師只是剛好出現在那裏。我喜歡這種無法預測,尤其當你完全沒有任何期待畫面卻自動呈現在你眼前時,我會滿心感謝的按下快門。

 

記錄當代

我一直認為街頭攝影有著紀實攝影的靈魂,比起紀實攝影只是多更多美學的元素。看看 Elliott Erwitt,Garry Winogrand,Vivian Maier,甚至布列松,他們的作品都是記錄當代的社會,但構圖卻又經過思考,畫面中的元素不乏幽默極強烈的主觀意識。我希望自己的照片也能在當代留下一筆,讓未來的人們看見我看見的年代。

 

我喜歡走路

前兩天看了篇文章,說走路是最好的運動。如果讓我選擇在一個城市裡的移動方式,走路會是我的首選。剛開始街頭攝影讓我走到鐵腿,磨平好幾雙鞋子,我曾經從忠孝東路四段走台北車站,這還不算遠,之前在首爾走過更遠的距離。如果你喜歡拍照又不太喜歡運動,街頭攝影是個不錯的選擇。

 

重新認識我的城市

接著前面一點,走路是認識一個城市最好的方式。我每天上下班的路程都一樣,一樣的捷運,公車,一樣的馬路,可能每天在車上碰到的人都差不多。通常人在熟悉的環境下久了就會進入“自動導航”模式,對於太過於熟悉的人事物會變得視而不見。而街頭攝影讓我有機會重新設定自己的觀察力,對於熟悉的環境也保持新鮮感。在臺北街頭拍攝的時候很喜歡鑽進沒去過的巷弄,也讓我發現不少好玩的地方,每次出去都有機會重新認識我以為很熟悉的城市。

 

我反骨

從小就反骨,有次上啟發課老師要求我們用樂高做“塔”,我弄了個”九層塔“…不太喜歡被制度或正規的方法約束。希望我大學時的攝影老師不會看到這篇。攝影課裡正確的設定,制式的技術,雖然那對攝影基礎很重要,但制式的“方法”讓我想逃出教室,是後來自己真正產生興趣才愛上攝影。街頭攝影沒有正規教材,You have to learn by doing it,得邊做邊學。很多街頭攝影的文章或書籍,那些都是攝影師們個人的經驗,包括我的這個部落格。例如大多數的街頭攝影師都建議使用定焦鏡,我剛開始用過變焦鏡,但用過50mm之後就沒有再換過。歐美有些街頭攝影師也建議要跟拍攝的對象互動,但我偏好布列松的風格,來無影去無蹤,當個隱形的觀察者,我喜歡的大師 Elliott Erwitt 堅持黑白才叫做攝影,但我喜歡 Alex Webb 的彩色風格。街頭攝影沒有標準答案,沒有攝影棚的燈光,也無法安排畫面,更無法安排路人為你擺好姿勢。正因這種隨機性極高的因素讓街頭攝影成為難度最高的攝影風格。讓我愛上這種無法預測的挑戰。

 

讓我學會感謝身邊的美好

街頭攝影是在習以為常平凡生活中發現素材。有時拍攝會跟我太太一起出門,常常走到一半我會突然消失幾分鐘,跑到對街對著某個方向拍攝,走回來之後我太太會問我“你剛剛在拍什麼?”。街頭攝影讓我在日常生活中看見別人看不見的美,路上某個人的小動作,下午的某個光線,某個瞬間,我們平常不太會注意路上的一些細節,但街頭攝影卻讓我覺得處處都是驚喜。街頭攝影讓我更懂得欣賞身邊微小的美好。

 

讓我暫時放空

街頭攝影讓我暫時脫離現實世界沈浸在自己的世界裡。我在街頭攝影的時候習慣聽音樂(不要太大聲,還是要對周圍的環境保持警覺),只讓眼睛跟手指運作。電影「總鋪師」裡的鬼頭師說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主題曲,我倒是沒什麼主題曲,只是單純地打開iPhone裡的Playlist邊聽音樂邊走路讓自己的步伐輕鬆點。在路上邊走邊拍的那段時間我幾乎是完全放空的,讓每天工作運轉的腦袋稍作休息。剛開始在街頭攝影時覺得很累,因為我不斷的試著去“尋找”有趣的畫面,不斷想去拍到些什麼,但發現這樣反而會讓自己很焦躁。布列松說:“don’t go after something, let it come to you.” 不要去追什麼東西,讓它們找上你。就像Joel Meyerowitz說的:「我帶著相機在街頭,隨時準備接收生命丟給他的驚喜。」

 

認識很多新朋友,學到很多

開始街頭攝影後認識了不少喜歡攝影的朋友,讓我學到很多不同的觀念及經驗。自己透過寫作也學到不少東西,有人說當你在分享時其實是在讓自己進步,每次寫文章自己也能在思考過程中學到不少。從來沒有後悔認識街頭攝影,看得越多,學得越多,越覺得自己不足,外面有太多優秀的街頭攝影師,很高興能夠擁有這個能讓自己享受到老的樂趣。

你為什麼喜歡街頭攝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