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這篇之前想了很久,因為不想將重點放在器材上,我認為相機不是攝影過程中最重要的東西,觀察的過程以及相機後面那顆腦袋才是。我曾經貪圖便利試過一陣子只用iPhone進行街頭攝影,不過後來因為一些因素,像是未來可能印刷照片,還有基本的功能像景深,手動調整快門,光圈等,照相手機就不是我在街頭攝影的首選。過去用過單眼底片機,小型數位相機,類單眼,數位單眼,無反相機跟照相手機,用這些器材在街頭拍了一陣子之後發現無法跟手上的相機產生連結,並不是說相機不好,但說不上來為什麼。上網看了一些其他街頭攝影師用的相機,偶然間看到歐美有很多街頭攝影師是用 Leica,而且大家對這個品牌的評價大致都不錯。

bresson_leica

(圖片來源:Wikipedia

之前沒有真正接觸過旁軸相機,尤其是要手動對焦讓我觀望很久。開始攝影以來就聽過這個品牌,從Lieca相機在戰場被坦克壓過還能繼續拍攝的傳言,一直到認識布列松,這位攝影史上最具影響力的攝影師,當年讓他像個芭蕾舞者般在街頭優雅穿梭捕捉決定性瞬間的相機就是 Leica。也是很多資深馬格蘭通訊社攝影師們常用的相機品牌,在他們手上的 Leica 相機見證了許多人類歷史上重要的瞬間。從那時開始我對Leica的憧憬就沒有停過,希望自己也能用這部相機拍出經典的作品。省吃儉用兩年,得到太太的許可後前幾年的父親節送了自己一部 M9。後來因為要跟朋友進行一個專案,偶然的機會買到一部二手 M6 底片機。當然,沒有拍出什麼經典作品,因為我最好的作品是我還沒拍到的那一張。:-)  這篇並不是要寫Leica的開箱文或是評比文,外面已經有太多類似的文章,而是自己使用Leica相機街頭攝影幾年下來的一些體驗。下面統稱 Leica。

 

掌控現場

數位單眼相機的對焦模式可以直接從觀景窗看到拍攝的結果,包括景深,意思是假設我的光圈全開,對準想要拍攝的物件,半壓快門時除了我對準的主體外背景會因為景深的關係變得模糊,此時我看不清主體以外的變化,而且因為數位單眼的觀景窗是在相機的中間,我也無法用另一隻眼看到畫面外的東西。但是Leica觀景窗只是讓我取景,半壓快門看見的是曝光是否正確,不會看到景深,在拍攝前我可以清楚地看到所有場景內發生的狀況,而我的另一隻眼也能觀察是否有人即將走進我的構圖,讓我掌握周圍的動靜,我的視線與現場之間沒有任何扭曲或變數。

myM9 copy

(我用黑色膠帶將Leica標誌跟後面的字全部遮起來)

 

讓我慢下來

M9 是全手動對焦,快門速度一秒兩張,最多連拍八張,繼續按下去可能會當機,如果使用數位單眼習慣的人可能會急得跳腳。不像其他數位相機,將輪盤轉到P或Auto就可以掃射。Leica 相機有獨特的脾氣,或我喜歡形容每一部 Leica 都有自己的靈魂。我要去配合它的步調。過去被自動對焦寵壞,用起 Leica 不太習慣,但這反而讓我慢下來,對所處的環境更加有意識地去感覺。不管我有沒有對好焦,光圈ISO是否正確,快門有沒有調好,鏡頭蓋有沒有拿下來,它在任何狀況下都能按下快門。因此我更需要知道手上這部有著古怪個性的相機,光圈,快門,ISO,對焦,讓我掌控這個工具,而不是完全靠“它”幫我完成攝影師該做的工作。

 

讓我保持“適當”的低調

為什麼說適當的低調?我在街頭若非必要不太常跟人互動,喜歡讓自己隱形,並在不驚動場景的狀況拍下最真實的樣子。過去用單眼相機時很大一台,我的身高很高,手上的相機更容易被注意。試過小型相機,有人可能覺得大型相機容易被注意所以在路上拍照很挑戰,但小型相機有另一個問題,感覺很像是在“偷拍”(雖然街頭攝影在行為上是某種程度上的偷拍,但意義上不是,請看這篇,我拿小型相機很不自在,我習慣在拍攝前先用眼睛快速取景,若我手上是大型相機,還沒來得及取景別人看到相機就閃開了,而小型相機拿在手上別人看不太到我手上的相機,反而會覺得我是不是只是個神經病要對他們做什麼。Leica 的大小我用起來感覺剛好,雖然後來其他品牌也都出了類似大小的相機。感覺中型體積的相機路人比較不會有戒心。我通常會將 Leica 的紅色標誌跟後面的字樣用黑色膠帶貼起來,我太太都說我把相機弄得看起來很爛,完全看不出是什麼牌子,我只是單純的不想別人把焦點放在相機上。而且 Leica 的快門聲很小,可以在安靜的地方拍照而不打擾現場。

在路上拍照

(謝謝好友凱文桑提供的照片)

 

讓我快速反應

前面說讓我慢下來,這邊怎麼又變成能快速反應了?街頭攝影講求的是對瞬間做出快速的回應,自動對焦絕對能做到這點,但有限制。通常自動對焦只能捕捉畫面中間的主體,或假設你要拍的物件在後面,自動對焦有時會不小心對焦到比較靠近你的物件而錯失畫面,除非將對焦點設定到其他點或是手動對焦。支援手動對焦的鏡頭可以用區域對焦(zone focusing)。假設我將光圈設定在 f8,如下圖顯示,那麼1.5 ~ 3 公尺以內的物件都會是清楚的。我通常將拍攝距離抓在約3公尺左右,大太陽的天氣我會將光圈會設定在f16, 這樣在約1.2公尺到無限遠的物件都是清楚的,能讓我快速反應,不用擔心每次拍攝都要對焦。有些場景為了不打擾或保持低調必須要用盲拍的方式,區域對焦就變得非常方便,過去用自動對焦要盲拍常會對焦錯誤。

zonefocusing

(圖片來源:www.markushartel.com/

 

與當下共存的浪漫

我在按快門的時候會刻意注意自己不要眨眼睛,背後有個很傻的理由,因為我想親眼看著按下快門時捕捉到的那個瞬間。Leica才能讓我做到這一點。單眼相機在按快門時機身內的鏡片會快速翻轉,因此捕捉瞬間的那一毫秒攝影師是無法親眼看到自己拍到什麼,那一刻因為鏡片的關係眼前會一片漆黑。Leica 的觀景窗只是讓我取景,按下快門時不會有影響,我可以清楚地看著我對著什麼按快門,而且因為觀景窗在左側的關係(我習慣用右眼取景),我的另一隻眼可以看到畫面外面的狀況,假設我想拍攝錯位效果,另一隻眼可以看到進出構圖的物件。我稱這為旁軸相機的浪漫,純粹是覺得自己能與真實的那一毫秒共存,對我來說有種特別的意義。

 

眼睛的延伸

布列松說:「Leica 就像是我眼睛的延伸。」 在使用 Leica 時不會特別感覺有東西擋在我眼前。我習慣用50mm定焦鏡,拍到的畫面不會因為鏡頭而有任何變形。很多街頭攝影師喜歡用 35mm,但自己試過之後還是回到 50mm。人眼的焦距等同 50mm 鏡頭,我希望我所拍倒的“所見即所得”也是我的觀眾所看到的,沒有扭曲過的真實場景。

 

BressonLeica

 

對傳統的堅持

Leica 從推出M機以來外形就沒有變過,一直保持著同樣的設計,雖然從 M8 開始將M系列進入數位相機的年代,但從過去到現在的鏡頭全部都可以用。在數位相機充斥的市場中Leica 沒有盲從,而是堅持做自己。不過我必須要說,新款的 M Type 240,雖然外型沒有變化太多,但過厚的機身,過大的液晶螢幕,甚至可以拍影片,這個過度數位化的產品已經漸漸失去 Leica 的味道。甚至有人說 Leica 相機可以拍影片根本就是個錯誤,希望 Leica 只是想試試水溫,能繼續堅持「攝影」。

 

Leica 以現今的標準來看不是完美的相機,沒有自動對焦,連拍速度慢,又不能透過鏡頭看到拍攝結果。但我覺得每部 Leica 都是一個個體,有著絕對獨特的靈魂,用它的人必須要培養默契,一旦當你上手了,Leica 將會成為你身體的一部份,跟你一同真實的見證並捕捉每個瞬間。下面是一部我很喜歡的Leica影片。如果你也喜歡 Leica 這個品牌,我在臉書上開了一個頁面。因為覺得台灣 Leica 的新聞都很分散,因此想透過這個平台將相關的消息及文章分享給同樣喜歡 Leica 的朋友。森爸的Leica新聞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