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ica, Leica Taiwan, LeicaQ, 一塊臺北, 台北, 徠卡, 徠卡台灣, 靈感

世上最遙遠的距離

世上最遙遠的距離,
不是生與死的距離,
不是天各一方,
而是我就站在你面前,
你卻不知道我愛你。

– 出自張小嫻的小說《荷包裡的單人床》

現在我覺得最遙遠的距離,是人們手上的那隻智慧型手機。現代人接受資訊的方式變多了,從過去的報紙,雜誌,收音機,電視,一直到近二十年的網路,以及現在的智慧型手機。記得二十年前買了第一支手機,為了跟當時的女友,也就是現在的太太聯繫,在沒有手機前是用 BB Call 打代號,像是 530(我想你),520(我愛你)之類的。有了手機之後能隨時聽到對方的聲音,感覺距離更進了。隨著科技的進步,從單純用來通話的手機變成能傳簡訊,能滑臉書,社群平台如雨後春筍的出現。自己因很多親戚朋友都住在世界各地,剛開始社群平台能讓我們隨時知道對方的近況而覺得方便,感覺也更親近,不過隨著平台上的雜訊變多,大家也習以為常的開始去瀏覽,一群朋友坐在一起各自默默地滑著自己的手機的畫面已經稀鬆平常。曾幾何時期待每天都能透過手機聽見聲音的男女朋友,坐在一起卻是各自滑著自己的虛擬世界。

我自己身邊也常常也會有這種場景,開車時太太坐在隔壁安靜的滑著手機,午餐時同事們坐在同一桌各自滑著手機,過年過節親戚朋友聚在一起也是各自滑著手機,甚至連跟孩子們吃飯也沒什麼聊天了,大家都各自滑著手機。一直想拍攝人們沈浸於手機世界裡的攝影專案,已經有好一陣子沒有將相機背在身上,平常都是用手機拍攝。沒有用手機去完成這個專案的原因其實很有趣,雖然相機手機都只是器材,但每次拿起徠卡對我來說就像是進入一種特別的模式,很難用字句去形容說,每當握著我的徠卡,感覺自己變得能隱形,能從環境抽離,變成一個城市裡的觀察者,過去那種在街頭拍攝的熟悉感又回來了。藉著這是試用 Leica Q 的機遇,重新啟動了想要拍攝這個攝影專案的念頭。雖然透過手機感覺離家人朋友更近了,但抬起頭來的時候卻只有一個人。我想透過這系列的作品呈現那種現代人滑完手機後空虛的的衝擊感。這只是個開始,我想這個專案會一直繼續下去。也希望透過此系列的作品喚起人們原有的溫度,最遠的距離,不是生與死,而是我坐在你旁邊你卻在滑手機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