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categorized

哥植的不是樹,是願景。Timberland

Timberland | Green Network 內蒙古科爾沁 植樹計畫

講到蒙古,我會想到成吉思汗、蒙古包,還有一大片的草原上奔馳著的蒙古野馬…這次 Timberland 邀請前往內蒙古科爾沁參加與 Green Network 綠化網絡一年一度的植樹計畫,讓我見識了與想像中不同的蒙古。

科爾沁;蒙古語 “弓箭手”,一個多產清朝皇后和妃子的地方。很久以前還是科爾沁大草原,現在卻變成科爾沁大沙漠,是中國沙漠化最嚴重的地方。主因是過度放牧,因此到當地會看到現在很多牲畜都已改圍欄牧養。關於沙漠化這邊有滿詳細的敘述可以參考 – 科爾沁沙漠化。Timberland 從 2001 便與綠化網絡合作開始了科爾沁沙漠百萬棵樹的種植計劃。這次受邀,我帶著既期待又好奇的心情前往。


沒有直達飛機,到韓國仁川轉機抵達瀋陽機場,再轉搭兩百多公里共四小時的巴士到內蒙通遼市區內下榻的飯店,再再覺得中國真的是大。從機場到飯店的路上,灰灰的天空,稀疏的樹木跟枯黃的地面,跟我想像中的蒙古很不一樣。心想大概是因為公路旁邊的關係吧…到市區內才知道其實環境跟台灣稍微偏遠一點的市區差不多,並不是大草原蒙古包(聽說那要到再稍微遠一點才有)…。晚餐是飯店提供當地特色菜餚,涼拌蔬菜雞豬牛羊肉一個不少,口味偏重。好吃是其次,重點是份量。當一席人覺得菜上的差不多了放下筷子看著自己的肚子放空時…身後突然又是一聲接著一聲的“上菜啦啊~”…吃到鬼打牆…怎麼都吃不完,除了份量澎湃之外我不知道該怎麼形容。我想這也許是蒙古人熱情的待客之道吧,他們的羊肉真的香…然後牛肉乾真的乾,是真的“柴”乾。聽完 Green Network 綠化網絡創始人大瀧老師的簡報,晚餐後我自己走走去飯店旁的小店買了兩罐啤酒,聽著當地人的鄉音,想起爺爺奶奶跟老爺姥姥,祖籍山東的我對鄉音有種熟悉的親切感。吃飽喝足回房間睡覺,準備隔天的植樹活動。

隔天早上六點起床享用了蒙古傳統早餐,大饅頭跟花捲配上涼菜,試了一小碗酸奶粥,我想我還是吃小米粥好了…八點出門前往植樹地點,一行人三台大巴士,有來自台灣,中國,香港,韓國,新加坡,馬來西亞等地的志工們,都穿著 Timberland 的經典黃靴。巴士大概開了快一小時,下車後還要徒步行走跨過沙漠約 30 分鐘抵達植樹地點,走在沙地上感覺像是練功,走一步滑退半步…一望無際的沙漠上有著一片片的樹,那些都是過去幾年來志工們植的心血。因為是初春,所以大多望過去是一望無際光禿禿的沙地。

一望無際的沙漠
圍欄中好奇地向外看的牛們
一行人浩浩蕩蕩的跨過沙漠走向植樹地點
光看鞋是認不出誰是誰的…
聽說在沙漠裡跟著前人的腳印走走起來會比較輕鬆
Green Network 綠色網絡創辦人 大瀧老師。有著印象中日本人的氣質,講話很溫柔客氣,幾天的觀察我發現他從來不用食指指向任何東西,永遠都是手掌朝上,包括方向。但在指揮植樹隊伍時堅定的語氣及眼神讓我印象深刻。

沙漠地形早晚溫差大,出門時還陰陰涼涼的,到了植樹地點太陽變的很大,不過還好的是氣溫涼涼的很舒服。我們抵達時綠化網絡的夥伴們已經把樹苗都擺好,植樹的溝槽也都挖好了。大夥兒圍著當地的師傅看他示範如何挖土種樹後,就各自拿了一把鏟子,一排一排的開始植樹,先挖出深寬各三四十公分的坑,把樹苗放進去之好再把土鋪在樹苗周圍,將土踩緊就完成一顆樹的種植。

植樹用的鏟子
綠色網絡的夥伴示範如何植樹
一行人排成一排各自植樹
我的樹苗…
來協助的的當地村民忙完就地滑手機
Timberland 貼心的發了一人一條防沙巾
經典黃靴的鞋印

接下來是灌水,大家排成一排,用傳水桶的方式為一棵一棵樹苗澆水。原本辛苦的工作在大夥兒說說笑笑下反而覺得沒有那麼累。當地沙子細,一陣風就會將沙塵吹起來,弄的嘴巴臉上跟頭髮裡都是沙子,相機也是拍幾張就要用布包起來避免進沙,這次原本想要帶大一點的相機用變焦鏡,但還好決定帶上 Leica M,是正確的決定,已經太習慣 M 系列的手感,不論是在移動植樹或搶拍都已經變成直覺反應。墨鏡跟防沙塵的面罩一定要帶。另外讓我印象很深刻的是廁所,幾根木樁一塊大布就圍成一個廁所,可能因為沙子吸收好所以沒什麼異味。

深蹲…這次原本想要帶大一點的相機用變焦鏡,但還好決定帶上 Leica M,是正確的決定,已經太習慣 M 系列的手感,不論是在移動植樹或搶拍都已經變成直覺反應。
在廁所裡往外看

過程中無意間低頭看見大瀧老師的黃靴,發現很舊,而且顏色已經刷淡許多,一問之下才知道他腳下踩著的黃靴已經穿了十五年!十五年!到現在還在穿,上面的痕跡紀錄了一路以來的堅持。我想換做我也會捨不得換。

右邊是大瀧老師穿了十五年的靴子
植樹後大家排成人龍用傳水桶的方式替樹苗澆水
拍完照也加入隊伍練手臂跟腰力

午餐去領飯盒時一人一個提袋,裡面疊了三大盒,心想這應該是三人份吧。打開一看我愣了,滿滿的一盒白飯跟兩大盒的菜,可能因為勞動的關係飯吃起來特別香,兩三下扒完後地躺下睡個午覺。突然有人吆喝著來吃“西瓜”!就看當地一位大哥用網路上曾經看過的切瓜神器,一下就把半個大西瓜切的整齊,一群人蜂擁而上一人一片啃著好不過癮。下午在另一區繼續進行同樣的植樹與澆水,這次人比較多,一下就超前進度,回程的車上鼾聲此起彼落,睡得香啊…晚餐吃的是當地的火鍋,也是澎湃…順便跟來自韓國的幾位朋友相認哈拉了一下,好久沒講韓文有點卡…

澎湃的午餐
大西瓜 圆又圆,抱呀抱不动,大西瓜 甜又甜,我们一起吃西瓜,啊呜 啊呜~~
Nature Needs Heros
大合照留念是一定要的

聽導遊說第二天比較輕鬆,只要幫樟子松跟楊樹剪枝。心想剪枝不就用剪刀把樹枝剪剪就好了…帶著輕鬆愉快的心情抵達現場,聽完剪枝方法拿了剪刀走進松樹林,發現根本健身…正在長的松樹不高,要把下面三節的枝子剪掉好讓養分往上走,每剪一根都是一次深蹲…大概蹲完一年份…以我的身高真的是蹲到眼前發白。

Middle of nowhere…
內蒙的招牌除了中文之外旁邊一定會寫上蒙文,相當貼心…但我看不懂…
綠色網絡夥伴展示幾年前當地的照片
大家用幾號巴士的方式排列剪樹枝
深蹲中的三個人…
樹枝剪起來很療癒

所以後來很多人乾脆坐地上剪。除了無限深蹲外,還要注意刺刺的松樹葉。有些粗樹枝剪不動,只要大聲喊「鋸」~就會有帶著鋸子的綠化網絡夥伴來協助,很想無限喊「鋸!~」…但因為偶包的關係我沒大叫,再粗的枝子都硬著頭皮剪。只有在鋸子在附近時才會….那個不好意思…幫我鋸子一下,但心中恨不得能把鋸子人綁架…

鋸子哥
鋸子姊
剪枝人

午餐也很澎湃,這邊有個特色是我們認為的白飯跟饅頭等主食都是最後才上,等大家都已經飽到快崩潰時服務員才會緩緩的端出跟臉盤一樣大的白飯,跟比臉大饅頭。但真的很香很好吃…為了下午的勞動,還是吃飽一點…下午剪楊樹枝,不同於松樹,楊樹的枝子比較好剪,葉子也不會刺,所以一大夥人一下子就剪好了,領隊吆喝著叫大家趕緊回去,但大家好像剪紅了眼,甚至有位朋友說他們種的樹不夠我們剪,哈。

回程
來協助的當地村民
來協助的當地村民拖著車準備回家
三位巴士司機大哥,辛苦了!

最後一天晚餐時有個環節是「獻哈達」;這是蒙古族人普遍的一種禮節,哈達是一種表示敬意和祝賀用的長條絲巾或紗巾,當地人穿著蒙古傳通服裝,在清亮高亢的歌聲中,遞上一碗蒙古白酒,拿到酒之後不能馬上喝,要先用右手的無名指點酒,然後彈向天,彈向地,代表祈求上天及祖先的庇佑,最後點一下自己的額頭,然後將 35 度的蒙古白酒一乾而盡,蒙古白酒非常香,而且喝下去一點都不會嗆,很容易一口接一口,但因為時間的關係只喝了一杯。

獻哈達
用無名指沾酒後 彈天,彈地,點自己的額頭,代表天地祖先的庇佑
這酒真的香

這次的體驗非常特別,也很高興認識了一些新朋友。好玩但並不輕鬆,是體力活。很幸運的,我們植樹跟剪枝的兩天內都是豔陽高照。離開的當天早上坐上車,出發後的五分鐘後天空開始滴雨…彷彿老天也在為前兩天種好的樹澆水…

離開當天才開始下雨,幸運的我們

當孩子問我為什麼要去那麼多天時,我跟他們說爸爸要去為地球做點事…到了當地,看著光禿禿沙漠化大地,突然有種感慨,我們需要更多人的加入,更多的樹,才可能追上沙漠化的速度。一大夥人整天下來種了 650 顆樹,而且根據綠化網絡的經驗其中只有約六成的樹存活。種完樹之後綠化網絡的夥伴們會持續在一整年的期間不斷去維護保養。這不是一次性的活動,而需要持之以恆的堅持。最後一天晚餐時幾位當地的志工來敬酒,舉杯時說:

“真的謝謝大家,期待大家再次幫我們找回當年的科爾沁大草原!”

“真的謝謝大家,期待大家再次幫我們找回當年的科爾沁大草原!” 此時大叔我已泛淚…

聽著他們滿懷希望的說著這份願景我不禁哽咽…趕緊將相機舉到眼前遮住自己的眼淚…希望能將這份願景傳遞出去。期盼自己哪天能帶著孩子重回科爾沁,一起為地球盡一份心力。更期盼有生之年能看見當年的科爾沁大草原!

離開時在巴士外站成一排揮手的大瀧老師及夥伴們,巴士開走時看到大瀧老師的嘴說著“莎喲那啦”~

Thank you Timberland for making earth a better place.

植樹地點的地標,The Timberland Forest 石碑
如果前面有一隻駱駝或蒙古野馬應該很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