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posts filed under: 一塊臺北

世上最遙遠的距離

世上最遙遠的距離, 不是生與死的距離, 不是天各一方, 而是我就站在你面前, 你卻不知道我愛你。 – 出自張小嫻的小說《荷包裡的單人床》 現在我覺得最遙遠的距離,是人們手上的那隻智慧型手機。現代人接受資訊的方式變多了,從過去的報紙,雜誌,收音機,電視,一直到近二十年的網路,以及現在的智慧型手機。記得二十年前買了第一支手機,為了跟當時的女友,也就是現在的太太聯繫,在沒有手機前是用 BB Call 打代號,像是 530(我想你),520(我愛你)之類的。 你也許會有興趣的文章被拍 (Feb 17, 2013) 如何讓幾十個陌生人全部同時看鏡頭? (Nov 7, 2012) 2013/3/9。我反核(圖多) (Mar 9, 2013) 健身房與攝影 (Nov 28, 2012) 夜間街頭攝影十個建議 (Feb 6, 2014)

一塊臺北 第三章。愛上迷路

此篇文章刊登於 SNAPPP 照玩雜誌 七月號:冒險。請大家多多支持 SNAPPP。 高中畢業之後搬來台灣,我常常自嘲是”臺北俗“。除了出國之外,待在台灣的時間幾乎很少踏出臺北半步。據說是因為星座的關係,我喜歡“固定”路線。從以前上學回家,到現在回家去公司,每一條路都是固定的,閉著眼睛應該都不會迷路。我太太喜歡去沒去過的地方,嘗試新鮮的東西,而我則是喜歡熟悉的事物,連餐廳都是,同一家店我可以連吃一個月。 但自從接觸街頭攝影後我開始喜歡走沒走過的路,去沒去過的地方,看見有趣的巷子就想鑽進去探險,看見人多的地方就想刻意繞過去看熱鬧,有時坐公車或捷運到一半興致來了,會毫無預警站牌也不看的下車,同時習慣性的檢查相機設定隨時準備捕捉畫面。有日本的攝影師說,街頭攝影是路上無所事事的遊蕩者,但歐美的攝影師卻形容街頭攝影師是城市的探險者。 你也許會有興趣的文章台北。東區 (Dec 18, 2012) 在台北街頭攝影的感想 (Jan 8, 2013)

一塊臺北 第二章。那些臺北街頭教我的事

此篇文章刊登於 SNAPPP 照玩雜誌 五月號:那些臺北街頭教我的事。請大家多多支持 SNAPPP。 有了小孩之後每天奢求的就是能背著相機在熟悉又陌生的臺北街頭晃晃拍拍照。東區,西門町,五分埔,台北車站,信義計劃區,萬華,迪化街…都是我很喜歡去的地方。街頭攝影是個入門簡單掌控卻要花一輩子的藝術。我能做的就是不停地走,不停地看,不停地拍,沒有公式,沒有教科書,更沒有標準的成績單。進步不會有明顯的感覺,但若有意識的去感受拍攝過程,會發現每個瞬間的捕捉,每個腳步的移動,每個快門的掌握,每個互動的拿捏變得很自然,就像運動員的肌肉記憶。在臺北街頭背著相機遊蕩少說也有幾年,半路踏上臺北,從陌生到習慣,再從觀景窗從熟悉刻意的變得陌生。一個國外出生但在臺北住了大半輩子的半吊子臺北人,透過觀景窗在臺北街頭學會了一些事兒。

一塊臺北 Chapter One

記得幾個月前在誠品信義店地下室停好車準備坐電梯上樓時看到一張斗大的廣告,來自SNAPPP照玩雜誌。我好奇的寫了封email去,就這樣與SNAPPP結緣。去拜訪SNAPPP的辦公室,跟總編輯Ryan聊了一下,發現很投緣。姻緣際遇下開始每個月為SNAPPP雜誌撰寫專欄。在這之前已經看過很多本SNAPPP雜誌,市面上的攝影雜誌很多,有的很偏技巧器材,有的整個藝術到我真的看不懂。對我來說SNAPPP是屬於在概念上滿紮實的攝影生活雜誌,有點藝術的味道,卻也很接近街頭。我覺得資深攝影師看這本雜誌能讓腦袋活絡起來,攝影初學者看了也不會無法消化。取得編輯同意後,決定會將我在SNAPPP上前一期的文章分享在部落格上。SNAPPP是獨立發行的雜誌,這麼用心的攝影雜誌市面上已經快絕種了,請大家多多支持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