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posts filed under: 紀實

電影推薦 – 「衝鋒俱樂部」

最近看了一部電影「The Bang Bang Club」,中文片名是「衝鋒俱樂部」。內容由真實事件改編,四位南非紀實攝影師的故事,外人稱他們四人為 The Bang Bang Club。其中一位是Kevin Carter,光看名字可能不太熟悉,但如果看下面的張照片也許都知道。這張照片為 Kevin Carter 贏得了新聞攝影最高榮譽的普立茲獎。也是「攝影與道德」很具代表性的範例作品。Kevin Carter 在得到普立茲獎之後因媒體對於他沒有幫助那個小女孩的質疑,以及輿論壓力而結束自己的生命。 (圖片來源:Wikipedia)   電影中重新呈現了很多他們拍攝的經典照片。看完之後一直讓我思考攝影與道德間的關係,電影中也有稍微點出紀實攝影師的角色,有人形容他們為「戰場的禿鷹」,但他們卻認為自己必須要完全抽離,保持中立的完整記錄事件的發生,我認為這沒有標準答案。當攝影師拿起相機透過觀景窗往外看的那個瞬間,一切都已經主觀化了

如何評論街頭攝影作品(個人觀點)

如果拍照是為了自己開心,那這篇其實可以不用看了。寫這篇是因為常看到國外的一些攝影比賽,以及對資深攝影師們在評論照片時的方式很好奇,而街頭攝影更是很難評論的攝影形式,因為街頭攝影本身就以釘很難定義,再加上攝影師們的主觀意識,更難去有個什麼基準去評斷。上網看了一些資深街頭攝影對攝影作品評論的方式,文章,影片都有,加上自己過去的一些經驗分享如何評論街頭攝影作品。 在繼續寫下去之前必須先說明兩點避免誤導。 一,街頭攝影作品沒有“絕對”的好或壞。 二,任何攝影作品的評論都會有觀看者的主觀意識。 三,請不要認為所有街頭攝影“應該”就要用以下的方式評論,街頭攝影的歷史很久,國內外資深的街頭攝影失態多,豈是我一個非專業攝影師能妄自下定論。下面只是我個人的判斷經驗分享,參考就好。 你也許會有興趣的文章從布列松的作品中學習構圖 (Oct 9, 2012) 街頭攝影不知道要拍什麼嗎?那拍自己吧 (Oct 4, 2012) 七個街頭攝影的小技巧 (Jan 16, 2013) 最理想的街頭攝影鏡頭 (Nov 13, 2012) 街頭攝影作品的五個等級 (Jan 30, 2013)

香港的天空

街頭攝影有很多不同的定義,創作,紀實,故事,Snapshots,其中「紀實」的特性對我來說一直有著很重要的意義。街頭攝影作品裡不見得要有人物,雖然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作品都有“人”在照片裡。最近在臉書的街頭攝影社團看到一些建築物或是某個地點的作品,我都會先問「這是哪裡?」,純粹的無名地點及建築的照片對我來說沒有任何意義,那只是為了好看而拍攝,也許那些建築或地點本身有歷史或故事,但不加以描述人們不會知道。對我來說一張有意義的建築或地點照片一定要有該地點或建築的名字或標題,我會將這類的照片設定為記錄性街頭攝影中的紀實作品,那些當代的地點或建築可能在某天就會消失或改頭換面,而這些作品能留下當時的面貌。 你也許會有興趣的文章街頭攝影 – 新加坡印象 (Apr 1, 2013) 街頭攝影師訪談 / Eric KT Lau (紐約 / 香港 (Feb 15, 2017) 如果「你」變成一副經典街頭攝影作品 (Nov 9, 2012) 「心」的攝影展 (Apr 9, 2013) 東方布列松 – 何藩 (Nov 15, 2012)

老人與幫傭

這張照片是之前訪問過的一位導演/攝影師 – 林道明TC Lin所拍攝的。他藉著這張照片提到台灣社會老化,以及大量徵用外籍幫傭的現象。照片中的場景在台北很常見,外籍幫傭推著坐在輪椅上表情呆滯的老人,一群坐在輪椅上的老人靜靜的“被擺在“公園的一角望著某個方向發呆,旁邊有著幾個在講電話或聊天的外籍幫傭。 在路上看到老人一個人呆滯的坐在輪椅上,一旁的外籍幫傭忘情地講着手機,有時會覺得無法動彈的老人家看起來很孤單無助,不禁會想為什麼那些外籍幫傭不去試著與老人家互動?老人家們只是坐在那邊,有些鼻子上插着管子,坐在那邊完全沒有存在感。但就像林道明在文章中提到的,這也許是外籍幫傭唯一與外界接觸的方式,唯一能跟瞭解他們文化及語言的對象互動的機會,唯一能逃離一成不變的生活的方法,這也許也是老人家們唯一能一個人靜一靜的時候。 你也許會有興趣的文章街頭攝影師 (Oct 10, 2012) 攝影大師專訪:布列松 (Feb 15, 2013) 為什麼(街頭)攝影? (Jan 22, 2013) 街頭攝影絕妙瞬間 – 彩色篇 (Mar 8, 2013) Everybody Street 街頭攝影紀錄片 (Oct 28,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