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posts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攝影裡,理性可以慢半拍

今天開車經過一個隧道時塞車,停在隧道中間手機訊號又很差,悶得發慌把天窗打開看看頭頂上有沒有什麼有趣的東西,只看到一盞燈,因為下雨的關係天窗上很多水珠,讓燈光變得很朦朧,於是我隨手把手機拿起來拍了幾張。拍完之後突然發現我不知道該將這張照片分享到什麼地方。前幾篇文章有提過如果你想將自己的作品塑造成某種風格,必須要選擇性的分享自己的作品。我一直是分享街頭攝影的照片,很多非街頭攝影照片都堆在硬碟裡,堆多了後來甚至看到明明很感動的畫面,但因風格不符合就直接不拍。 拍照久了,作品看多了,眼睛會變得很刁。前陣子有位朋友寫說他覺得自己的作品越來越糟,

歡迎找森爸合作

工作十幾年,從舊金山到台灣,到韓國,又回到台灣,從廣告創意到UX設計,工作轉換之間從沒超過一個月。這週我的工作生涯正式進入一個逗點,我還沒想過要讓這逗點停頓多久。 人們說興趣不能當飯吃,我喜歡攝影,推廣街頭攝影也幾年了,部落格寫了不少文章,出去演講過,也辦過小型攝影展,但從未奢想能靠街頭攝影過活。可是 Why Not? 讓我害怕的不是試過後行不通,而是沒試過而後悔。對我來說也許這個職涯逗點來的正好。 我想很多人會想街頭攝影又不像婚攝,商攝,要拍些什麼?在亞洲街頭攝影被認為只是藝術,但在歐美早已將這種攝影風格運用在商業攝影。Matt Stuart 就是其中一個例子。他將街頭攝影的風格運用在商業作品中。廣告,圖庫,企業識別等等。除此之外街頭攝影也有紀實攝影的特性,馬格蘭很多攝影師私底下也都是街頭攝影師,他們的攝影專案中也都將街頭攝影的風格運用在其中。 除了攝影專案需求,文章撰寫之外,若有街頭攝影分享,或街頭攝影工作坊的需求,都歡迎隨時跟我聯絡。:-)

國家地理頻道相機背包(也來寫類開箱文好了)

沒想到我也會寫這類的比較文(或說開箱文?)。這篇不是推薦背包,純粹是自己試用後的一些心得。對國家地理頻道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參考一下。 約五年前在紐約無意間逛到 B&H。那是個攝影器材控的天堂,會逛到忘我,走進去很難空著手出來。之前的背包用了六年,在B&H裡慢慢晃了一圈,看到國家地理頻道的相機包。本來就很喜歡國家地理頻道的相機包,但過去在台灣只看過大地色的,因為太顯眼所以沒考慮,在B&H裡看到Walkabout 系列的 5070,整個就腦波弱了,手滑扛著一個大袋子走出店裡,淘汰了之前的背包。轉眼5070陪了我五年,跟著我去過不少地方,很多邊角都磨破了。中間一直在找更適合的相機包。我很貪心,除了相機之外還需要很多其他功能,像是筆電,水壺,筆記本,耳機,充電器等等,而且背起來不能太重,東西拿起來要順手,防護性當然是基本,多少要能防點雨水,造型要低調中帶點型,而且要很耐用。傳統相機包太像相機包,時尚相機包功能性又無法滿足我的需求,所以一直都沒有買。 最近發現台灣國家地理頻道的相機包越來越多地方在賣,款式也不少。一直在考慮要不要再買一個相同的5070來用,

一週時光攝影比賽評審後感

這次有機會參加廣穎電通舉辦的「一週時光攝影比賽」評審。第一次參加這種需要從眾多參加者中挑出作品的活動。除了能欣賞到大家的攝影作品之外,與另外兩位評審林盟山以及馬賽交流中也學到了不少。下面是幾個評選照片的過程中我自己學到幾個值得思考的點。   系列作品 這次徵稿是以「一週時光」為主題,每人可以上傳七張照片。看到很多網友的作品單張看都很精彩,但當七張攤開來看的時候很多系列作品中看見斷層。例如看到一系列的作品前面六張都是“老人的日常生活”,畫面中都是以特寫老人,但到最後一張卻出現一個年輕人以廣角的構圖呈現,看到這個系列的時候感覺收尾有點偏掉,很可惜。如果是系列作品,最好都能有一個主軸貫穿整個故事,也許是人物,光影,視角,色彩,氛圍。

如何分辨業餘者

看到一篇很有趣的文章,叫做”如何分辨業餘者“。原文文章內容寫的很諷刺,我想我們都曾經歷過那個階段。不知道作者到底在氣憤什麼哈哈。:-) 後背包 專業攝影師不會用後背包,因為機動性太差,無法及時更換鏡頭或拿取需要的工具。後背包是要裝那些你到了露營區才會拿出來的東西,像是柴火或煮飯的東西…後背包不是用來裝你在路上拍照時隨時會需要用到的東西,例如相機跟鏡頭。背包製造商會生產一堆花俏的後背包給那些剛踏進攝影世界的業餘者們,別上當了!我曾經聽過有攝影師在拍攝活動時攜帶了一個拖拉式的相機包。現場的專業攝影師們看了都笑到閃尿。 帶太多鬼東西在身上 專業攝影師非常清楚他們需要什麼,絕對不會多帶。擁有所有相機器材沒什麼問題,但就像沒經驗的旅者,帶一些他們覺得他們“可能會需要”的東西在身上。“可能需要”沒有強烈到你必須要將所有鬼東西帶在身上。拜託帶你必須要用到的器材就好。最多不要帶超過三個鏡頭(能只帶一個最好),帶在身上的鏡頭之間焦距避免重複,例如24 – 70mm 跟 24-105mm就有一大段是重複的。

巴西街頭攝影師 Gustavo Minas

這一篇要介紹的街頭攝影師來自巴西聖保羅 – Gustavo Minas。一般對巴西的印象是熱情的,色彩豐富的,Gustavo Minas 的街頭攝影作品似乎也呼應了大家對巴西的刻板印象。他謙虛的自稱業餘攝影師,但作品卻不這麼回事兒。與其說他喜歡攝影,Gustavo Minas 說自己喜歡玩弄光影及色彩。 接下來會看到他的一些作品,會發現每一張都看不膩,每張作品都有剛好的顏色,主題,動作,當然還有光影。接下來看看他對街頭攝影的想法以及攝影作品一起走一趟巴西街頭。   攝影師簡介 目前32歲,住在巴西聖保羅。我平常的工作是在一家商業雜誌社做影像研究員,所以我不是全職攝影師。我有時候會透過攝影賺一些錢,但收入不穩定。我對街頭攝影充滿熱情,但並不只是因為我喜歡攝影,而是我喜歡走在大街小巷看看我未曾見過的場景跟東西,那些如果我不出去攝影就完全不會看見的東西。 我覺得攝影讓我這個上班族的生活變得比較不無聊。目前所屬的攝影團體有 Street-photographers.com 以及 SelvaSP。我很榮幸能從眾多攝影師中被挑選出來加入這兩個團體。   你是怎麼開始攝影的?

Elliot Erwitt 的12個街頭攝影建議

Elliot Erwitt 是我最喜歡的街頭攝影師之一。下面是他分享的12個街頭攝影的建議。   “攝影是種觀察的藝術 – 是種從平凡中看見不平凡的藝術。你從關景窗看出去,然後等待神奇的事情在框框裡發生。“ – Elliott Erwitt Elliott Erwitt 前一陣子受威士忌品牌馬卡倫邀請拍攝蘇格蘭精神。Elliott Erwitt 以犀利的觀察力以及幽默的拍攝手法著名。那次專案他產出了158張精彩的作品,有些作品穿插在這篇文章中。馬卡倫說:“Elliott Erwiit可以從與街頭截然不同的蘇格蘭高原拍出戲劇化的瞬間。他的作品精準的呈現出蘇格蘭人的美以及精神。當然,還有他本人最愛拍攝的主題,狗。” 下面是Elliott Erwitt 透過他在蘇格蘭拍攝的作品分享的一些街頭攝影的建議。

在 Top Photography Film 的訪談中譯

過去沒怎麼去深入思考自己街頭攝影,剛好有一位國外的攝影部落格想要多瞭解我的作品,丟了一些問題讓我回答,讓我有機會針對他都給我的每個問題花了一些時間思考。以下是我在 Top Photography Film 訪談內容英文的直譯。希望藉這個機會也能讓喜歡街頭攝影的朋友思考自己為什麼街頭攝影,以及對自己的意義是什麼。     原訪談內容:http://www.topphotographyfilms.com/streetphotographers/ethan-chiang/ Ethan Chiang 是位台灣的街頭攝影師。沒有受過正規的攝影教育,是因興趣而開始鑽研。 攝影師簡介: 我是出生於韓國的華僑,目前定居臺北。街頭攝影對我來說就像是個無止盡的靈感來源,前前後後在街頭攝影大概有三四年的經驗。 攝影對我來說就像是面鏡子,是種了解潛意識自我的過程。我的成長過程經歷過三種不同文化,韓國,台灣以及美國。多文化的影響讓我隨時保持對周遭的高度好奇及警覺。我認為「保持好奇」對街頭攝影師來說是最重要的。

讓我想起小女兒

前幾天在街頭遊蕩的時候看見一位老先生坐在路邊,抱著看起來像是睡著了的小孫女,滿臉笑容,用他的臉頰貼著小孫女的頭慢慢地搖啊搖。那畫面讓我想起我未滿兩歲的小女兒,當下我超想將那個窩心的畫面拍下來,但一直不太敢去打擾他們。在他周圍大概晃了有十幾分鐘,最後慢慢的走過去對著那位老先生說: 「您好,我可以為你們拍張照嗎?」老先生:「拍照做什麼?」我:「小妹妹的背影讓我想起我的小女兒」。老先生低下頭來看著小女孩笑了笑。然後輕輕地抬起頭來看著我擺出笑容。我怕打擾他太久,很快的將相機舉起來對好焦按了幾次快門,說了聲謝謝之後就慢慢飄開了…

可以給我十塊嗎?

上次去萬華是二十幾年前了。這次本來想去西門町但坐過站做到龍山寺,就乾脆出來走走,這一走就是兩個小時,捨不得走。萬華是個充滿能量及故事的地方。希望有機會再能回去好好感受。 走出萬華捷運站後發現捷運站後方兩排一堆看起來像是“行李”的東西,我以為因為這裡離萬華火車站很近所以大家要準備回鄉過年。走近一看好像是一群街友聚集在一起(我不確定他們是不是街友,但看起來很像,若有錯誤請大家糾正我)。且百分之九十以上是老人。我從來沒見過這種景象,應該有幾百位在那兒,將整個艋舺公園佔滿了。我目不暇給的看著來來回回年長的街友們,他們坐在一起聊天,抽煙,比手畫腳,下棋,有的在陽光下打盹兒,我心中來不及有任何同情的感覺,只是不斷的在尋找值得捕捉的畫面。一直到有一位笑眯瞇的街友走向我。

「盲拍」俠 Mark Cohen

「盲拍」,顧名思義的就是瞎拍,不是…是指不看著觀景窗拍攝。這個詞來自於英文的“Shoot from the hip”,”from the hip” 並不是說把相機放在屁股上面拍,而是將相機放在骨盆上方一點的腰間,以直覺瞄準後不看觀景窗按下快門。 這種拍攝方式被很多街頭攝影師使用,當有些場合不方便大辣辣地將相機舉起來拍攝,或不想讓拍攝對象看見,或當你想拍攝低角度或高角度的物件但環境卻不允許你蹲下或墊高的時候,盲拍需要非常多次的經驗及練習,個人拍了幾年下來盲拍粗估80%%以上是失敗的,不是失焦,構圖跑掉,不然就是主題沒有出現在畫面裡。 盲拍有助於剛接觸街頭攝影的朋友們克服將相機對著人拍攝的恐懼,因著種種因素, 你也許會有興趣的文章關於「風格」這件事 (Jun 17, 2014)

放下得失心

通常街頭攝影師拍一陣子之後幾乎都會出現低潮。也許是太常看到比自己厲害的作品,也許是看著自己某張無意間拍到的精彩作品,心想也許我再也拍不出任何超越這張作品的照片了。我自己就經過幾次這樣的低潮。 – 看著網路上國內外街頭攝影師的作品,感覺他們的作品像是信手捻來般的容易又精彩,能穩定不斷的拍出精彩讓我感覺無法超越的作品。 – 自己某張照片在臉書上得到非常多的”讚”,而之後的一些照片卻無人問津。 – 難得能在路上拍一整天,回來整理照片時發現沒有一張滿意的。 – 等到一個很棒的時機能拍出非常好的作品,但卻因為自己操作失誤而錯過那個機會,之後再也碰不到同樣的氛圍。 本來要讓自己開心的嗜好突然間變成了一種壓力。甚至這樣而影響自己的情緒。開始街頭攝影是為了喜歡,初衷是不管是否能拍出精彩的作品,只要有機會拍照就很滿意,但後來變得患得患失,太在意自己的成果,而忘了過程的樂趣。

開放問答

忘了上一篇文章是什麼時候了。最近因為工作跟生活上變得很忙,除了沒時間拍照之外連寫文章的時間也變少了。而且發現能寫的東西也不多了。過去針對街頭攝影是什麼,技巧,攝影師介紹等等寫了一些內容,不知道大家最近還有沒有什麼針對街頭攝影想進一步了解的內容或問題?若有的話歡迎在下面留言,雖然我不是多資深的街頭攝影師,但我盡可能用過去的經驗分享回答。

醫院一偶系列後續

之前分享過一篇Leona Yang以醫院為主題的系列作品「醫院一偶」。從訪談中得知Leona是因為長期在醫院陪伴身體不適的外婆,為了讓一直躺在病床上的外婆看看外面的世界而開始攝影。今天在街頭攝影社團得知Leona的外婆過世了,她留下最後一張在醫院拍攝的照片,以及一句 「醫院一隅……這是醫院系列最後一張了,今早外婆往生了。這系列結束了,我也可能不會再有動力拍照了。」 看了這段話之後心裡很酸,但我無法多寫些什麼,只留下請她節哀,保重簡單的幾句話。開始在街頭攝影攝團看到Leona的照片時讓我很有情感連結,我的爺爺在幾個月前過世,醫院裡的場景我很熟悉,看到醫院病房長廊的場景時也會想起爺爺,現在經過當時的醫院我會刻意撇開頭或繞路,我不確定現在是否還能承受歷歷在目的難過情緒。